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立法沿革

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立法沿革

日期: 2016-08-22 15:17作者:admin
我国1997 年刑法典第218 条规定:“以营利为目的,销售明知是本法第二百一十七条规定的侵权复制品,违法所得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这就是我国刑法中的销售侵权复制品罪。该罪与刑法典第217 条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罪一起,共同构筑了我国著作权法律保护的最后一道防线,在打击侵犯著作权犯罪、保护著作权人和邻接权人的利益、促进中外科学文化交流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新刑法典制定以后,我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并依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 协定)的规定,相应地修改了《著作权法》中有关侵犯著作权的一些规定,这使得我国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规定与侵犯著作权的民事、行政法律不协调,亟须修改与完善;同时,该罪在犯罪构成要件的理解及罪与非罪、罪与他罪的认定上仍有一些问题存在争议,影响了该罪在司法实践中的具体适用,因此,有必要对该罪进行系统、全面地研究。


从194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1990 年 8月,我国先后在宪法、民法通则、继承法、税法等法律中规定了一些保护著作权的原则,但是,没有颁布过系统的著作权法,也没有关于销售侵权复制品行为的法律规定。1979 年制定刑法典时,由于刚刚实行改革开放,以销售侵权复制品的方式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尚不突出,因此刑法典也没有对销售侵权复制品的行为予以规制。1990 年以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根据我国经济、社会、科学文化发展的需要,结合参加的一些国际公约的规定,先后制定颁布了《著作权法》、《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实施国际著作权公约的规定》、《音像制品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这些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侵犯著作权行为的法律责任,但是这些责任仅限于“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以及“没收违法所得、罚款”等行政处罚措施,没有规定刑事责任。在实践中,对于销售侵权复制品的行为,大多也是以民事案件进行处理的。


1990 年《著作权法》等法律法规没有规定侵犯著作权行为的刑事责任,虽然是为了照顾我国长期没有著作权保护、百姓对于随意使用他人作品习以为常的国情,但却落后于国际社会关于著作权的刑事立法规定,以至于我国《著作权法》颁布后,国外经常批评:在中国,侵权行为无论怎样严重,侵权人均不会因侵犯版权而负刑事责任。美国还动辄以我国著作权保护不力为由,将我国列人“特殊301 条款重点国家”,对我国进行经济制裁。同时,民事、行政的处罚措施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但是总的来说力度不够,特别是对于那些以商业规模侵犯著作权的行为。为了严厉打击侵犯著作权的行为,全国入大常委会于1994 年 7月5日颁布了《关于惩治侵犯著作权的犯罪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第2 条规定了销售侵权复制品罪:“以营利为目的,销售明知是第一条①规定的侵权复制品,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单处或者并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的,处二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3 条规定了单位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刑事责任,“单位有本决定规定的犯罪行为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本决定的规定处罚。”第4 条规定了赃款赃物的处理方式,“查获的侵权复制品、违法所得和属本单位或者本人所有的主要用于侵犯著作权犯罪的材料、工具、设备或者其他财物,一律予以没收。”这是我国第一部专门对著作权进行刑法保护的单行刑事法律。为了更好地适用这部法律,最高人民法院于1995 年 1月16日又作出了《关于适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惩治侵犯著作权的犯罪的决定)若干问题的解释》。1997 年刑法修订时,将《决定》规定的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两个量刑幅度修改为一个量刑幅度,并将最高法定刑由 5 年修改为3 年,其余则基本上保留了该单行刑法的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我国刑法规定侵犯著作权的犯罪以前,对于司法实践中严重侵犯著作权的情形,也可以以其他罪名进行处理。例如,为贯彻国务院 1987 年7月6日《关于严厉打击非法出版活动的通知》中“对从事非法出版活动情况恶劣,后果严重,触犯刑律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精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于1987 年11月27日颁布了《关于依法惩治非法出版犯罪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规定“以牟取暴利为目的,从事非法出版物的出版、印刷、发行、销售活动,非法经营或者非法获利的数额较大,情节严重的,以刑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的投机倒把罪论处;数额巨大的,适用刑法第一百一十八条;情节特别严重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惩严重破坏经济的犯罪的决定》第一条第(一)项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于1991年 1月30日再次制发《关于严厉打击非法出版犯罪活动的通知》,要求各自下属国家机关严格执行《关于依法惩治非法出版犯罪活动的通知》,对于从事非法出版活动构成犯罪的,依照投机倒把罪的罪名和数额标准追究刑事责任,坚决纠正和防止“有案不查、立案不结、以罚代刑、重罪轻判”等违法现象。当然,《通知》的主要目的在于深入开展扫黄打非斗争,重点打击制作、贩卖、传播、走私淫秽物品的犯罪,而不是重点针对侵犯著作权的犯罪。尽管如此,由于非法出版活动包括了非法出版他人享有专有出版权的图书的情况,而《通知》中的“以牟取暴利为目的,从事非法出版物的……发行、销售活动,非法经营或者非法获利的数额较大,情节严重的”实际上相当于《关于惩治侵犯著作权的犯罪的决定》第2 条以及1997 年刑法典第218 条规定的销售侵权复制品罪的犯罪行为。可见,在全国人大常委会1994年 7月5日颁布《关于惩治侵犯著作权的犯罪的决定》颁布之前,对于某些严重侵犯著作权的销售侵权复制品的行为,是可以按照投机倒把罪处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