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侵权行为中方法专利延及产品的认定

日期: 2015-07-28 18:14作者:admin



 
其他专利侵权行为中方法专利延及产品的认定
 


方法专利延及产品,指一项方法发明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除了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而使用该专利方法外,还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而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所直接获得的产品。


一、立法沿革


考察我国专利法的演进过程,我们可以发现方法专利之专利权保护范围并非一成未变,而是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在不断的变化中。


(一)1984 年专利法


1984 年我国第一部专利法正式颁布,1984 年专利法关于侵犯专利权行为的规定体现在第11 条,即“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第十四条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或者销售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可见,当时侵犯方法专利权的行为仅包括使用专利方法的行为。


1984 年为我国社会发展的一个转型规当时人们对于社会制度理解尚停留.于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阶段。而专利权为一种特定的私权类型,其权利主体一般为个人、企业等“私”主体,在该特定的历史背景下,起草专利法的难度可想而知。


同时,并非所有的国家对方法专利均提供“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据WIP0 1987 年的统计,其考察了18个国家的法律规定,其中1 3个国家,包括奥地利、加拿大、法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德国联邦共和国、希腊、日本、荷兰、波兰、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国提供了“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而5个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巴西、捷克斯洛伐克、苏联、美国的法律并未明确规定对于方法专利的保护可以延及产品。在此基础上,1984 年作出上述规定已经难能可贵。


(二)1992 年专利法


1992 年我国专利法第一次修订,其为了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形势,采取了一系列强化专利权保护的措施,其中之一就是将方法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由单纯的使用方法专利延伸至了依照该方法所直接获得的产品。


1992 年专利法第11 条第1款规定:“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法律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销售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销售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


”第3款规定:“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法律另有规定的以外,专利权人有权阻止他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为上两款所述用途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进口依照其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分析上述规定可见,1992 年专利法实际上将侵犯方法专利权的行为扩展至“使用、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的范围。


改革开放后,90 年代我国经济得到迅速的发展,社会各界的知识产权意识不断增强。同时,1984 年专利法针对方法专利规定了举证责任倒置的制度,该制度的适用对象并未区分“新产品”或已有产品,即在所有的方法专利案件中,均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制度,然而该制度一方面与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并不一致,另一方面,在实际的适用过程中,该制度客观上不当地减轻了权利人的举证责任,与我国的民事诉讼基本制度亦存在一定的冲突,同时,方法专利具有一定的特性(将在第二部分详细阐述)。


因此,在1994 年专利法的修订过程中,对方法专利制度进行了系统的修改,一方面将举证责任制度的适用范围限定于“新产品”的范围,另一方面,为平衡社会公众与权利人的利益,将方法专利之权利范围扩展至“使用、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


(三) 2001 年及2008 年专利法


2000 年我国第二次专利法修订时,为满足我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需要,同时考虑到“许诺销售”在特定的情况下可能单独损害权利人的利益,因此,此次修订过程中,专利法第11 条第1款修改为:“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被授予后,除本法另有规定的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将侵犯方法专利权的行为扩展至“使用、销售、许诺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


2008 年专利法延续了上述规定。


二、方法延及产品的必要性


分析我国方法专利保护的立法沿革可见,我国直至1992 年专利法才首次出现了“方法延及产品”的明确规定。如上所述,1992 年专利法增加“方法延及产品”的原因众多,其中最为基本的原因在于方法专利自身的特性。


首先,方法专利保护的对象为具体的程序或步骤,只有在该程序或步骤被具体操作时其方能显现。即只有被控侵权人实际使用涉案方法时,权利人指控的被控侵权行为方能显现,而通常情况下权利人一般难以获取被控侵权人实际使用涉案方法的证据,因此,方法专利纠纷案件中,权利人成功维权几乎成为不可能。


虽然,1984 年专利法规定了的举证责任倒置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上述困境,当时,如上所述,上述举证责任分配制度与我国民事诉讼基本制度及国际通行的惯例并不一致,且其客观上不当减轻了原告的举证责任。而且,对于“已有产品”而言,在涉案方法专利申请日之前肯定已经存在制造该产品的方法,被控侵权人很容易选择已有的方法作为其实际使用的方法,从而规避侵犯涉案专利权的指控,因此,该制度客观上并不能从根本上扭转权利人维权难的不利地位。


其次,知识产权均具有地域性,权秈人在一国具有专利权,并不意味着在其他国家其针对同样的对象亦具备同样的专利权,同时在一国获得授权的专利,在其他国家亦不一定能够获得授权。专利权亦如此。


若方法专利的专利权局限于“使用方法”,被控侵权人将很容易规避该权利人的侵权指控,而客观上使方法专利权成为“一纸证书”,丧失其实用价值。原因在于方法专利之保护对象虽为具体的程序或步骤,然而特定的方法专利中,其经济价值必须具化为具体的产品方可实现。如针对制造方法,容易想到的情形为,被控侵权人在没有对涉案方法提供保护的国家,使用涉案专利方法制造相应的产品,然后将该产品再行进口至我国即可。


考虑到方法专利的上述特性,对于方法专利提供延及产品的保护,显然是十分必要的。然而,并非所有的方法专利均需要提供“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


三、方法延及产品之方法的具体要求


首先,“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规定仅限于产品制造加工方法。


通常而言,方法专利所涉方法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制造加工方法,它作用于一定的物品上,其目的在于使之在结构、形状或者物理化学特性上产生变化。第二种是作业方法,这种方法不以改变所涉及物品本身的结构、特性或功能为其目的,而是寻求产生某种技术上的效果,例如测量、检验、采掘、排列、运输、分析等等。


此外,诸如发电、供电、发热、供热、制冷、供暖、通风、照明、辐射、通讯、广播、计算等等用于实现能量转换或者达到某种非物质性技术效果的方法也属于这一类方法的范畴。第三种方法是使用方法,亦即用途发明,它是对某种已知物品的一种新的应用方式,其目的是产生某种技术效果或者社会效果,而不是改变被使用的产品本身。一般而言,作业方法与使用方法并不涉及产生产品的问题,因此,从“方法延及产品”规定的字面含义即可知晓“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规定仅限于产品制造加工方法。


其次,“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仅限于“使用、销售、许诺销售、进口”行为,并不涉及“制造”行为。表面上看,对于“方法延及保护”的产品的保护范围较之产品专利的保护范围缺少“制造”行为,但是,实际上,制造依照方法专利所获得产品时,若被控侵权人未使用涉案的专利方法,即不涉及“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问题,此时无须对该行为予以规制;若涉及专利方法,其制造产品的过程即为使用涉案专利方法的过程,此时,使用专利方法的行为已规定为一种独立的侵权行为,此处无须再行重复规定。


再次,“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仅限于“使用、销售、许诺销售、进口”依照专利方法所“直接”获得的产品。此要件亦为人民法院判定“方法延及产品”过程中的重点与难点。本指南第101 条对此予以了详细的规定,因此,对于该条的论述亦将在第101 条予以详细阐述,此处不再赘述。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并不要求直接获得的产品必须为“新产品”。


曾有观点指出:“依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应当是指“新产品”。如果一种方法专利,对它的使用结果是制造出一种旧产品,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并不能包含这种旧产品,这时只能保护获得专利权的制造方法;而如果专利制造方法可以制造出一种新产品,则对这种方法的保护可以延伸到对新产品的保护。


上述观点有失偏颇,原因在于之所以提供“方法延及产品”的保护,是因为方法专利案件中权利人举证困难、被控侵权人极易规避侵权等方法专利本身的特性所决定的,与依照方法专利所获得的产品是否为“新产品”并无必然联系。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 

了解专利侵权判定标准服务范围: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