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判定:整体视觉效果

日期: 2015-07-24 15:52作者:admin


 

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判定:整体视觉效果
 


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的,应当认定两者相同;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的,应当认定两者构成相近似。


具体而言:


(1)如果两者的形状、图案、色彩等整体上的视觉效果无差异,则应当认为两者构成相同;


(2)如果两者的形状、图案、色彩等整体上的视觉效果不完全相同,但是没有明显差异的,则应当认为两者相近似;


(3)如果两者的形状、图案、色彩等整体上的视觉效果不同,且有明显差异的,则应当认为两者不相同且不相近似。


 一、概述   


该规定源自2009 年司法解释第11 条,这一条款表明,判断是否构成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行为包括两个步骤:


第一,两者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是否无差异,如果回答是否定的,即不存在差异,可以直接得出构成侵权行为的结论,这相当于对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相同侵权行为;


第二,如果回答是肯定的,即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存在差异,则判断还没有结束,还要继续判断该差异是否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带来实质性差异,如果回答是否定的,仍可以得出构成侵权行为的结论,这相当于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等同侵权行为。


二、“实质性差异”的理解


根据本条规定,判断是否构成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行为,既要考虑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在外观上的相同或者相似之处,也要考虑两者之间的差异之处,权衡考虑、综合判断,才能得出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或者无实质性差异的结论。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两者之间差异的分析认定更为重要,因为首先要判断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是否存在差异,其次要判断该差异的大小和性质,这是认定侵权行为成立的前提条件。


需要注意的是,并非只要在整体视觉上存在差异,就应当得出侵权行为不成立的结论,而是只有当差异为实质性差异的情况下才能得出这一结论,至于实质性差异的具体表现,可以借鉴《专利审查指南》中的“实质相同”的规定,即如果一般消费者经过对涉案专利与对比设计的整体观察可以看出,二者的区别仅属于下列情形,则涉案专利与对比设计实质相同:


(1)其区别在于施以一般注意力不能察觉到的局部的细微差异,例如,百叶窗的外观设计仅有具体叶片数不同;


(2)其区别在于使用时不容易看到或者看不到的部位,但有证据表明在不容易看到部位的特定设计对于一般消费者能够产生引人瞩目的视觉效果的情况除外;


(3)其区别在于将某一设计要素整体置换为该类产品的惯常设计的相应设计要素,例如,将带有图案和色彩的饼干桶的形状由正方体置换为长方体;


(4)其区别在于将对比设计作为设计单元按照该种类产品的常规排列方式作重复排列或者将其排列的数量作增减变化,例如,将影院座椅成排重复排列或者将其成排座椅的数量作增减;


(5)其区别在于互为镜像对称。


如果认定被控侵权产品的外观与专利产品的外观在整体视觉效果上的差异属于上述类型,将该差异认定为“非实质性差异”就是适宜和恰当的。


三、典型案例及评注


[案例]中山市君豪家具有限公司与中山市南区佳艺工艺家具厂。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


本案设计的是一种名为“三抽柜(蛋形 y’的外观设计专利,佳艺家具厂是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其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君豪家具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产品落入了其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专利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中的六幅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这六幅图片中主视图、俯视图、左视图、立体图均有花状图案分布在产品表面,因此本专利的保护范围既包括产品外观形状,也包括产品上所附花状图案以及以上二者的结合所展现的外观设计,是对产品的形状、图案及其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


相应该外观设计应包括产品的外观形状、图案及其结合等设计要素。比对中双方认可的外观形状相似只是其中一部分,还必须对产品外观设计的图形及其外形与图形的结合等要素全面进行比对才可确认二者外观设计是否相似。


而对产品图形的对比主要从图形的题材、构图方法、表现方式及花样大小等因素观察,对二者的结合应主要从有无图形及图形位置等方面考虑。庭审查明的事实显示,本专利与被诉侵权产品外观设计中的图形、题材、构图方法、表现方式及花样大小均不同。


本专利图形的整体视觉效果表现为图形的布局具有统一性,布局较宽大,花形图案的设计纤细、飘逸。被诉侵权产品图形的整体视觉效果表现为图形分布较均匀、集中,各花形独立、位置居中,花形与枝叶紧凑。


二者图形具有不同的美感和表达方式,并不相似。在外观形状与图形的结合方面,二者的图形位置虽大致相同,但因花形上的差异,造成本专利图形所占面积较多,几乎充满所附装饰块的空间,而被诉侵权产品的花形只占所附装饰块面积的中间部分,周边较空。


特别是从产品正常使用中使消费者容易直接观察到的俯视图看,本专利柜顶盆状中央有花状图案,被诉侵权产品没有,二者在此部分有重大区别。因此本专利与被诉侵权产品设计在外观形状与图形的结合方面也不同。



综上,本专利与被诉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虽然在外观形状上相似,但由于在图形及外观形状与图形的结合上存在差异,使二者的整体视觉效果不同,以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是可以将二者区别开来,不会因被诉侵权产品而对本专利产生联想造成混淆,因此本专利与被诉侵权产品不相似。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则认为,本案被诉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三抽柜”,系同类产品。


将被诉侵权设计与专利相比对,相同之处为:两者的柜顶均呈蛋形的椭圆盆状;两者的柜体正面均有三个抽屉上下依次排列,各抽屉呈四边形,每两个抽屉之间有一条状间隔,中央位置有一圆形突起,柜体的两个侧面均设置有八边形装饰条;柜脚均呈椭圆形,四角各有一T 形脚座,对称排列。


被诉侵权设计与专利的不同之处为:前者柜顶无装饰,后者柜顶有百合花样装饰;前者柜体正面每个抽屉中央位置有一团簇状牡丹花装饰,且各抽屉的牡丹花相互独立,不贯通,后者正面三个抽屉有一支贯通的百合花装饰,且该支百合花的花和叶飘逸、匀称地遍布三个抽屉表面;前者柜体两侧的八边形装饰条内仅中部位置各有一团簇状牡丹花装饰,后者柜体两侧的八边形装饰条内各有一支飘逸、匀称遍布状百合花装饰;前者T 形脚座有阶梯状材料组成,后者T 形脚座由孤形材料组成。



从上述分析可见,被诉侵权设计与本案专利在柜体的整体形状、柜体各组成部分的形状以及布局方式等方面基本相同,但在装饰图案方面有差异。


本案专利系经国家专利行政部门初步审查后合法授权,在君豪公司未举证证明该专利产品的形状为该类产品的惯常设计的情况下,四方形三抽柜和八边形装饰框与“蛋形”圆柱体柜体按照特定的方式结合、布局,是本专利最显著的设计特征,形状对于整体的视觉效果影响更大。


而图案的差异仅为局部的、细微的差异,以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难以认为两者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存在实质性差异,应当认定被诉侵权设计与本案专利构成近似,落人本案专利的保护范围。原审法院关于被诉侵权设计与本案专利不相近似的认定不当。


最高人民法院肯定了二审法院的观点: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均为蛋形三抽柜,二者在柜顶、柜体和柜脚部分的外观形状基本相同。其主要的区别点是装饰图案不同:一是前者柜顶无装饰。


后者柜顶有百合花装饰;二是后者以一支飘逸、匀称遍布状百合花装饰的部分,前者均以一团簇状牡丹花装饰。结合本案的现有证据来看,四方形三抽柜和八边形装饰框与“蛋形”柜体的组合和布局是本案专利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


因此,被诉侵权产品和本案专利产品的外观设计在柜体的整体形状、柜体各组成部分的形状以及布局方式上的基本相同相比其他设计特征对于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被诉侵权设计与本案专利设计虽然在装饰图案上存在差异,但二者均为花卉图案,图案的题材相同,在柜体的装饰布局上也基本相同,被诉侵权设计实质采用了本案专利设计的设计方案。


以牡丹花图案替换本案专利设计的百合花图案,这种简单替换所导致的差异对于整体视觉效果的影响是局部的、细微的,以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来判断,该差异不足以将被诉侵权设计和本案专利设计区分开来,对于判断被诉侵权设计和本案专利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构成近似无实质性影响。


评注:外观设计专利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对于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显著影响;在被诉侵权设计采用了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设计特征的前提下,装饰图案的简单替換不会影响两者整体视觉效果的近似。这也意味着如果与专利设计相比,被控侵权设计无法具有“实质性的差异”,即使有差异,也会落入专利设计的保护范围。


四、“相同或相近似”与授权标准的关系


专利法原规定外观设计授予专利的条件只有一个,即与现有设计相比应该“不相同或者不相近似”。虽然并未被法律明确称谓,但为了与TRIPS相应的规定保持一致,故通常称之为“新颖性”。


然而,单一标准的做法在实践中引起了诸多问题:一方面,有人认为由于“不相似”不是进行一对一是否相同的比较,故可以理解为“新颖性”标准同时包含了创造性或独创性,更多的观点则支持“不相同或者不相近似”的判断是在一项审查中解决的问题,这种一次判断无论定义为纯属新颖性判断还是已经包含了创造性判断,都不太准确;另一方面,根据该标准,只要非属于同类、近似类产品,即便外观设计相同或者近似,也不属于丧失新颖性的情形,例如,将自然物的形状、图案、色彩以及并未用于工业产品的形状、图案、色彩等简单转用的工业产品上的设计是无法否认其新颖性的。


立法者在2008 年专利法修改时意识到了上述问题,并认为这些问题造成近年来出现了大量申请人通过简单模仿现有设计或者简单拼凑现有设计特征形成其提出专利申请的情况,这种状况不利于充分发挥专利制度对我国产品外观设计创新活动的激励作用,有必要适当提高外观设计专利的授权标准。提高的方式有两方面:一是拆分原属于新颖性判断的内容,二是增设创造性的要求。


根据修改后专利法第23 条的立法初衷,属于修改前专利法所述的“相近似”的情形被拆分为两部分,更接近相同或者明显具有专利性的一部分情形在第1款中进行规范,其余部分属于第2款“明显区别”规范的内容。第2款规定的“明显区别”的另两种情形是通常所说的转用的情形和简单组合的情形(包括替换和拼合两种情形)。


不难看出,修改的专利法将修改前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授权标准改为两个层次的标准,换而言之,引入“创造性”标准解决了“新颖性”标准解决不了或者难以解决的问题,将原不属于后者的判断内容从所谓的一次判断中解放了出来,同时加入了原一次判断中没有但又属于创造性判断的内容。


2010 年 1月1日,新专利法实施仅两个月后,2009 年司法解释正式施行,该解释首次对外观设计专利侵权判定进行了专门规定,填补了这一问题一直存在的法律空白,结束了长期以来司法实践对于行政部门规章的依赖。


根据 2009 年司法解释,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两者相同;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的,应当认定两者近似。《专利审查指南》则将上述两种情形均归为专利法第23 条第l款的审查范围,即“不属于现有设计,是指在现有设计中,既没有与涉案专利相同的外观设计,也没有与涉案专利实质相同的外观设计。……同样的外观设计是指外观设计相同或者实质相同。


”按照修改后专利法第23 条的立法初衷,属于修改前专利法所述的“相近似”的情形被拆分为两部分,更接近相同或者明显不具有专利性的一部分情形在第1款中进行规范,其余部分属于第2款“明显区别”规范的内容。


五、拓展分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征求意见稿)第十七条“外观设计侵权判断原则”第一款规定:


人民法院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应当从一般消费者的角度全面观察设计特征,综合判断整体视觉效果。被诉侵权设计未包含授权外观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全部设计特征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不近似;被诉侵权设计包含授权外观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全部设计特征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该设计特征对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但是,当事人提出反证推翻上述推定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的上述推定外观设计不近似以及推定设计特征对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的观点显然是使相近似判断更加客观化的有益尝试,如果上述条款通过,无疑会进一步使相近似判断标准相对统一,也更为客观。


我们认为,这样规定存在的问题也是比较明显的,即相近似判断本质上是一个主观的判断标准,我们只能尽可能在主观判断过程中参考客观事实。使主观判断更加客观化,但是,不能完全抛弃主观判断标准而滑向客观化的另一极。使用“推定”一词显然使主观判断变成客观判断。虽然当事人可以提交反证予以反驳,但是,似乎这样的反证很难举出。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 

了解专利侵权判定标准服务范围: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