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判定: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概述

日期: 2015-07-24 15:14作者:admin




 


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判定: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概述
 



判断外观设计是否构成相同或相近似时以整体观察、综合判断为原则,即应当对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设计可视部分的全部设计特征进行观察、对能够影响产品外观设计整体视觉效果的所有因素进行综合考虑后作出判断。


下列情形通常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


(1)产品正常使用时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部位相对于其他部位;


(2)外观设计区别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相对于外观设计的其他设计特征。


概述   


整体观察、综合判断是外观设计侵权判断的主要方法,所谓整体观察、综合判断是指由被比设计的整体来确定是否与在先设计相同或者相近似,而不从外观设计的部分或者局部出发得出与在先设计是否相同或者相近似的结论。



(一)我国有关判定方式规定的演变


1993 年的《审查指南》就在“外观设计初步审查”一章中提出了“整体观察、综合分析”的方式,即“对产品的外观设计要从整体观察,不要着眼于细微的局部的差别,也就是说,不要从一件设计的局部出发,更不能把一件设计的各个部分分割开来,而要从整体出发,要从一件设计的全部或其主要构成上来确定是否不相同或不相近似”。


同时指出了要以产品的易见到的部分的差异作为判断的依据,即“对立体产品而言,有正面、背面、顶面、底面及两个侧面组成,虽然判断时要从整体观察,但六个面并不都是设计的要部,一般都在容易见到的部位上发挥其创造性,不易见到的部位不予重视。


如桌子的底面、相箱的背面,尽管这些部位有新的设计内容也不作为判断的要部”。遗憾的是,《审查指南》并未明确二者之间的关系问题,这也导致实践中具体判断时往往难以确定到底是“整体判断”优先还是“局部判断”优先,二者适用的次序不同可能会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


2001 年《审查指南》在延续“整体观察、综合判断”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突出了“要部判断”的地位,就其含义、确定方式以及与相近似性的关系等作出了规定;而到了2006 年,《审查指南》不再将“要部判断”作为单独一种判断方式予以论述,而是将其归入“整体观察、综合判断”之中,并大大简化了原来对于“要部判断”的长篇论述,进一步突出了“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重要性,弱化“要部判断”的地位。


不过,2009 年颁行的专利法引入了类似创造性的条件,提高了外观设计的授权标准,2010 年 1月1日,新专利法实施仅两个月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正式施行,该解释首次对外观设计专利侵权判定进行了专门规定,填补了这一问题一直存在的法律空白,结束了长期以来司法实践对于行政部门规章的依赖。其中第十一条就通常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更具有影响的情形进行了明确,也即本条当中的两点。


同时,司法解释的制定者指出,“整体观察”的对象是外观设计的全部设计特征,“综合判断”的标准即在考察设计特征对外观设计整体视觉效果影响程度的基础上,综合判断不同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有无差异或实质性差异。


在我国,判断被控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与专利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相近似,不能仅从外观设计的局部出发,或者把外观设计的各部分割裂开来,而应当从其整体出发,对其所有要素进行整体观察,在整体观察的基础上,对两种产品的外观设计的主要构成和创新点进行综合判断。


(二)国外相关判定方式的发展


作为在外观设计侵权判定领域探索最为积极的国家,美国亦是该领域另一重要的判定模式——创新模式的起源地,即“新颖点测试( Point of Novelty Test)”标准。该标准确立于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 CAFC) 1984 年审理的Litton 案,本案中,原告指控被告生产的微波炉侵犯了其外观设计专利权。CAFC认为:


无论二者看上去有多相似,被控侵权产品必须使用了专利产品区别于现有设计的新颖点。也就是说,即便法院通过普通观察者的眼光进行了比较,若要判定侵权成立,还必须认定这些相似是由与使其区别于现有设计的新颖点而造成的。


事实上,早在1893 年Whitman Saddle 案中,最高法院就曾经以类似的思路判定被控侵权产品不侵权,虽然当时并未明确“新颖点”的说法,但阐述与“新颖点测试”有异曲同工之处。在Litton案之后,直到 2008 年Egyptian 案之前,该标准与“普通观察者检测”标准一道,共同组成美国在外观设计侵权判定中秉持的两项基本原则。


创新模式吸收了“新颖点测试”标准的精髓,有学者总结认为,在该模式下,只要被控侵权产品包含了专利设计中一般消费者在正常状态下能够看到的装饰性创新内容,即为近似外观设计,也即构成侵权;反之,即为既不相同也不近似外观设计,也即不构成侵权。


既然是为了弥补混淆模式的不足之处而出现的,创新模式的应用自然有其自身的合理性和优势:


第一,符合外观设计的保护宗旨。


我国专利法第1 条开宗明义的强调道,“为提高创新能力,……制定本法”,其目的之一是保护和鼓励技术的创新和进步。此外,修订后的专利法在授权标准中引入创造性标准的做法,也表明立法部门对于上述目的的认可。也就是说,在当前的法律框架下,对于侵权判定问题,将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的立足点放在对外观设计创新活动的保护上,较之于混淆标准中将其定位为产品来源起到标志性作用的鉴别功能而言,更符合专利法体系一致性的要求。


具体到判断一件被控侵权产品是否构成侵权时,应当以该项外观设计是否包含有能引起一定群体消费者注意和喜爱的设计创新内容,以及被控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中,是否包含有该外观设计专利所作出的能引起一定群体消费者注意和喜爱的设计创新内容作为判断原则。


第二,有利于降低侵权判定的模糊性。


外观设计专利侵权判定一直是困扰司法实践的重点问题:一方面,客观、公正的结果是司法审判追求的价值目标;另一方面,对于外观设计保护而言,由于视觉效果的异同很难用客观标准来统一,导致外观设计判断的主观性较强,而主观性太强的标准难以起到作为裁决依据和行为准则的作用。


基于上述原因,法官和学者都开始致力于判断标准的客观化,而创新模式的应用,,无论是对于权利范围的解释,还是具体的侵权比对,都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1.外观设计保护范围解释的准确化。


2008 年修改后的专利法不仅规定简要说明是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的必要文件,而且规定在确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时,简要说明可以用于解释图片或者照片所表示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对此,专利行政审查部门给出的解释是,“外观设计专利要素包括形状、图案及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通过视图把这些要素及其结合表达出来,体现的是一种视觉特征,通过简要说明将产品的设计特征表达出来,有助于对图片或者照片的正确理解和细化,起到了具体说明的作用”。


与此类似,美国的解释则显得更为全面,更注重对于全部设计特征的归纳和总结。例如,在Contessa Food 案 中,专利权人Contessa的外观设计专利是一个装有虾的托盘,被告涉嫌侵权产品也是装有虾的托盘,它与原告的设计唯一区别在于被告托盘的底部与原告的不一样。


地区法院认为:虾的排列方式肯定是最突出的设计特征,也是消费者关注的重点。在购买时由于包装及冷冻产生的霜的原因,托盘底部是不可见的或模糊不清的。因此,地区法院认为侵权成立。CAFC则认为:专利权人在申请时没有用虚线或点划线将托盘底部特征排除在外,在侵权判断时就要考虑这些特征。上述案例说明,外观设计专利中的创新点在解释权利范围时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客观上达到了“词语化”权利范围的作用。


2.   侵权判定过程的清晰化。


在创新模式的引导下,我们很容易建立一套外观设计专利侵权判定的“标准化流程”:根据 1的保护范围确定外观设计专利中的设计要点,检验被控侵权产品中是否包含上述设计要点,若缺少外观设计专利中包含的设计要点,则不构成侵权。


我国司法实践中已出现了类似的案例,例如,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宋文周案中指出,“只有被控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中包含有设计要点中所声明的部分,且这些部分与专利照片中表示出的相同或相似,才能认定为侵权;相反,若被控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中未包含有设计要点的一部分,或者这些部分与专利照片中表示出的不相同或者不相似,则不能认定为侵权”。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广东兴发集团有限公司案中认为,“区别于专利申请日以前现有设计的创新设计作为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范围,案中外观设计专利的创新设计有四点,而被控侵权产品在四点上均与专利不同,因此不构成侵权。”


第三,为部分外观设计保护提供理论依据。


部分外观设计指对产品上的某一部分的形状、图案及位置关系进行的新设计,不是指对组成该产品的零部件进行的外观设计。部分外观设计可以理解为是产品不可分割的部分,移动电话显示屏的设计、运动鞋帮上装饰皮的设计、杯把的设计、灯口的设计等均属于部分外观设计。


部分外观设计制度的最大意义在于满足那些对产品局部外观作出创新设计的申请人的需要,也有助于快捷、准确地判定外观设计的保护范围。


例如对于牙刷上的牙刷头,如果在牙刷头进行了外观的创新,在牙刷柄等其他部位没有任何改进,如果不能获得部分保护,而只能就牙刷整体申请外观设计专利权,则会导致侵权者模仿牙刷头的设计,而避开专利权中牙刷柄的设计,从而规避法律,这对专利权人是明显不公平的,最终只能阻碍创新,纵容抄袭。


从国外的情况来看,欧盟在2002 年实施的《欧共体外观设计条例》中对外观设计的定义中认可了产品的“部分外观”也可受到保护。


日本在1999 年修改的《意匠法》第一章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的外观设计是指对产品(包括产品的一部分。除第八条外)的形状、图案、色彩或者其结合所做出的通过视觉引起美感的设计”。2001 年 7月1日,韩国开始保护部分外观设计,即对物品的形状、构造、色彩或其组合的外观设计的一部分进行注册。


我国外观设计保护制度中缺乏“部分外观设计”这一概念,“产品的不能分割或者不能单独出售且不能单独使用的局部设计”不属于外观设计保护的客体。因此在实践中可能也不会出现对于局部外观设计进行侵权的判例,但基于创新模式保护外观设计创新活动的基本原则,其在司法实践中的使用反过来会影响人们对于外观设计制度保护内容的明确,从而在产品的部分外观设计纳入进保护范围内,这也是符合国际上的趋势的。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 

了解专利侵权判定标准服务范围: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