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判定:主观看法和视觉效果

日期: 2015-07-24 14:00作者:admin



 

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判定:主观看法和视觉效果
 


判断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相近似时,不应以外观设计创作者的主观看法为准,而以一般消费者的视觉效果为准。


一、概述


从历史上来看,工业品外观设计保护的出现最初是与工业化的发展和批量生产方法相联系着的,工业化的发展和批量生产方式的产生使得产品的范围与规模均发生了很大的扩展,新产品大量涌现,从而产生了对新产品进行设计的需要,这样一来,对于创新设计的追求自然是外观设计保护制度的目的之一。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上述目的的实现与其体现在产品上的外在表达又密不可分,外观设计的作用在于通过其外观价值对购买者视觉的吸引来刺激其购买欲望,在购买者心中,外观往往是决定因素,对于同一种产品来说,在品质差不多的情况下,外部设计比较吸引人的,在竞争中就会处于优势,在这种情况下,避免被其他设计在外形上模仿抄袭,从而造成购买者的混淆也成了权利人力主对自己外观设计进行保护的原因之一。


美国司法实践在不同的侵权判定标准之间的摇摆和纠结历程很能反映外观设计的上述特点:其最初的普通观察者法正是基于避免相同或类似的外观设计会导致消费者产生混淆而确立起来的,之后当上述标准在司法实践中的适用可能会导致明显不公的结果时,出于对个案公平的追求又将视线转移至对于创新点的保护上,并由此发展出新颖点检测法,意在给普通观察者法增加约束边界,即判定侵权不仅要有混淆的存在,而且还要擅自使用了在先外观设计的新颖点。


然而,Egyptian案的审理揭示了新颖点检测法无法回避的弊端,迫使法院最终又回归到了普通观察者的标准上,击破了其之前一直追求的将外观设计侵权判定完全客观化的目标。 


我国司法实践也认为,外观设计是以产品为载体,并且通过不同于同类产品且富有美感的外观吸引消费者的注意,获得市场利益的回报。因此,关于侵权诉讼中外观设计近似性的判断,应当基于一般消费者的知识水平和认知能力,根据外观设计的全部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观察进行综合判断。


二、外观设计的特性


有人曾对国际公约、行业联盟、各个国家法律或相关规定中有关外观设计的定义进行过专门的总结和分析,通过比较发现,由于立法政策、制度设计和价值取向、政策有所不同,以及社会发展日新月异,各国对于外观设计的客体范围和保护制度各异,因此要对外观设计作出一个统一的定义并不容易。不过,总的来看,外观设计的构成要素几乎是相同的,都可以大致概括为形状、图案和色彩,其关注的是由形状、图案、色彩所综合形成的视觉印象。


此外,外观设计与发明专利同属于对产品的创造劳动,但前者追求的是耳目一新的视觉印象,而发明追求的是技术上的改进、功能上的完善,也就是说,虽然外观设计与发明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对于产品的形状保护上的交叉,但是各国及地区立法对于两者立法价值的定位区分是明显各异其趣的。


从逻辑上来讲,某种法律客体的定义应该是对其本质特征的反应,是对其内涵与外延的限定,某位学者曾说过,“外观设计难以定义,但很好描述”,我们可以用不同的语言和表达方式去定义外观设计,但只有通过对其各个方面特性的总结,才能为其在知识产权法体系中如何定位、如何保护提供理论上的依据。


(一)外观设计的法律特性:工业产权还是艺术财产?


工业品外观设计既是工业经济不断发展的产物,同时也是人们追求产品美学功能的结果。但产品的装饰效果无法脱离其功能而独立存在,这就决定了外观设计的复合性特征。


总的来说,从专利法的角度看,其可以体现出设计人对于某种产品外观上具有创新性的改进;从版权法的角度来看,许多产品的外观设计给人带来无可争议的美感;从商标法的角度来看,无论是否出于设计者的本意,某些产品的外观已经成为消费者辨识产品来源的依据。


正是基于复合性的特点,《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和世界贸易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虽然都规定各国或成员应当保护工业品外观设计,但又没有具体要求采用何种方式予以保护。


那么,这些特性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呢?是各自独立存在,抑或紧密关联?这涉及到一个更为广大而深刻的课题,那就是技术与艺术、科学与艺术的关系的考量。从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来看,科学(包括技术)与艺术的关系走过了一个由合到分的过程,而这种“分”也不过是近代的事情,著名的物理学家维克斯爵士在《论科学中的美学》中写道:“只是在19世纪以后,科学才具有了它现在的局限意义。


”从此科学被认为与艺术成为了截然对立的两种东西:科学是求同,艺术是求异;科学是发现,艺术是发明;科学是严谨、规则、条理,艺术是敏感、跳跃、光彩夺目;科学是客观地、规范地描述第一自然,艺术则是主观地、限定地表现第二自然。但是工业品外观设计的发展却在一定程度上又使人们对科学与艺术的界限无法区分。


实际上,科学与艺术也有很多共同点:科学与艺术的目的是相同的,方法也是相通的;同时研究科学与艺术的科学学和艺术学都同属哲学范畴的不同侧面,科学与艺术都是抽象的精神,是非物质的,所以研究科学和艺术的学问必然同是哲学的任务。因此,科学与艺术或者说在知识产权领域的发明与作品的区分本来就是相对的,随着社会的发展。二者的统一也未尝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人曾以药用测试仪为例来说明外观设计的复合性:为降低操作概率,提高操控可靠性,控制装置、刻度盘、计量器等与功能性有关的部件都集成在仪表盘上,同时还要确保各部位能够很清晰地被识别出来而不至于混乱,在此基础上,整个测试仪的大小、尺寸、各部位细节设计等也很重要,这些会形成产品的整体视觉效果,从而影响其市场成功率。


就外观设计而言,一方面,其承载着美学、艺术和令人愉悦的特质;另一方面,它引领了竞争性的市场状况。有人认为,外观设计是艺术与工业的融合,还有人认为,外观设计具备同时在艺术品市场和工业产品竞争的能力。也正是这种开放性的解释导致了其在知识产权法体系中地位的不明确。


从美感的表达来看,通常所指的产品的形状、图案、色彩或其结合的设计,从本质上来说是创作者思想的表达,虽然外观设计与产品的功能、结构不可分,但外观设计向公众传达的更多是一种“装饰性”效果,是一种艺术构思的表达形式,而非技术方案。在欧盟对外观设计数次进行定义的尝试过程中,“外观(appearance)” 一直都是其强调的核心,尽管欧洲议会曾多次提示人们要把注意力转移到市场价值方面,但亦无法改变装饰性等因素在产品外观设计中的重要作用。


从工业性应用的角度来看,工业产品的外观设计是在产品的结构、功能及其外形基础上而作出的综合性设计,产品的结构与功能往往会不可避免地体现在产品的舛观上。因为在某些情况中,对象的实用性也就来源于该对象所呈现的特定的形式。


比如浆轮、船尾的螺旋桨、铁道围栅、椅子、枕木以及木头路面,这些对象的特定外形或者结构就是其实用性的来源。


因此,对许多结构比较简单的产品来说,人们很难将其外观与其自身的功能、结构分开,进一步说,任何对美学功能的追求,都必须以产品的形状、图案、色彩或其结合体现出来,并能以批量复制的方式进行生产。按照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观点:如果缺少了工业化批量生产可能,则这种创作只能更确切地归入艺术作品一类。


欧盟曾对外观设计的特性进行概括,认为其是三方面作用的结果:


1.产品技术创新和功能改进;


2.设计者在艺术特性方面带来的创新贡献;


3.制造者生产上的投入。


成立于1957 年的国际工业设计协会联合会(ICSID)认为,工业品外观设计是科学、技术、艺术、经济融合的产物。德国著名的马普研究所也有类似的观点,“绝大部分呈献给消费者和其他用户的产品都回应了功能性、艺术性和人体工程学的需求。”


分析至此,不难看出,复合性是外观设计自诞生之日起就有的,其同时具备的艺术性和实用性是不可分割的整体,然而,试图作出划分以将外观设计明确为某一类已有知识产权保护客体名下的尝试在历史上曾长期存在,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在立法和司法实践中采用了不同的理论来试图固定外观设计的保护范围,这些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并直接导致了包括保护模式选择在内的后续一系列难题。


其实,法国早在1902 年就在其成文法中公开承认:企图在外观设计的工业产权保护与版权保护之间划一条线,是没有意义的,对此,郑成思先生曾说过,“只要回到知识产权的基本原理上去,一大部分(不是一切)看上去的疑难问题,也就自然冰释了。”


(二)外观设计的社会功效:综合因素作雨的结果


工业品造型设计实质上是以最优化的设计策划来蝕遷人类自身更合理的生存方式,它的重要任务是设计物与人相关功能的最优化,这不仅要求以其形象所具有的功能适应人们工作的需要,提供人们使用,而且要求以其形象表现的式样、形态、风格、气氛给人以美的感觉和艺术的享受,起到美化生产、生活环境,满足人们审美要求的作用,因而成为具有精神和物质两种功能的造型。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人们在用“眼睛’选购商品的过程中,都有一种对购买对象“应该是一种什么模样”的直觉或观念,这种直觉或观念的形成,一方面来自于消费者对自然科学一般规律和日常生活的认识;另一方面也来自于他们所持有的美感和对产品形体的想象力,这就要求产品的外观设计能够尽可能地符合消费者的心理“图景”,以充分地体现出产品的内在质量。


同样道理,外观设计的相同相似性判断,实质上是一个心理学上的对客观事物的认知过程,它服从于客观存在的人类认知心理规律。面对外观设计的各类组成要素,如形状、线条、色彩等,做相同相似性判断,人们就是进行了感觉、知觉、记忆、表象、想象和思维等心理活动。


因此,有人认为,为了使外观设计的相同相似性判断更加科学化和实用化,将人类的对事物感觉和知觉以至思维过程中产生的此类认知和误差规律适用到知识产权法律实践当中去,是解决外观设计相同相似性判断的一个较为行之有效的方法。


实际上,现代社会中,商品的消费取决于一系列的社会和心理因素,外观设计也不可避免地与消费者购物时的复杂、主观的心理状态密切相关。它不仅有助于传达产品的物理特性,同时也蕴含着特定的文化、社会价值,厂家们也正是基于此来划分市场领地,增加收益。以汽车制造业为例,其实用功能就是一种运载工具,但不同的汽车外形代表了主人的生活方式和追求品味,正如宝马公司所言,其生产的不仅是汽车,而是“一件可以表达驾驶者对品质热爱程度的移动艺术品”。


法律是通过具体的法律关系而发挥作用的,而法律关系是一种主客体关系框架,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法律关系的主体和客体。前者的核心是主体的法律价值,而后者的核心则是客体的自然属性。可以说主体的法律价值和客体的自然属性在一定程度上共同决定了法律关系的构造,进而也就决定了规范法律关系的法律的基本构造。


我们知道,无论对于任何法律和法律关系,主体均是人,在同一时期的发展阶段上,他的法律价值是基本确定的,而法律关系的客体则是多种多样的,这种多样性在很大程度上是人类行为与法律制度多样性的依据。因此工业品外观设计的性质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法律对工业品外观设计应该持的态度,也决定了工业品外观设计的基本法律原则与法律结构设计。


三、典型案例及评注


[案例]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与广东美的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外观设计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案


针对美的公司名称为“风轮( 455-180)”的外观设计专利,格力公司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并提交了公告号为CN3265720、名称为“风扇扇叶”外观设计专利作为对比文件。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第13585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宣告本案专利权无效。美的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专利与对比文件公开的在先设计不相近似,遂判决撤销第13585号决定。格力公司、专利复审委员会不服,均提出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本案专利与在先设计关于扇叶部分的区别因扇叶部分的旋转方向系由功能决定,故对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影响,其他区别分布于本案专利的中部等主要视觉部分,根据整体观察、综合判断原则,对一般消费者而言,其区别足以在整体视觉效果上产生不同。


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格力公司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10年 12月7日裁定提审本案,并于2011 年 11月ii日判决撤销一、二审判决,维持第13585号决定。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


本案专利与在先设计均由位于中央的轮毂以及轮毂两侧呈中心对称分布的两个扇叶组成。将二者的扇叶相比较,均包括圆弧状的外侧和内侧、外侧与内侧连接处的凸起、位于前侧的尖角和直线部分,以及位于前侧的类似刀口的加厚增强层等结构;单个扇叶的形状基本相同,两个扇叶的对称分布形态亦基本相同。二者的主要区别是:扇叶的旋转方向呈 180。


反向;本案专利的扇叶突出轮毂主体一小部分,并且本案专利的扇叶比在先设计的扇叶厚。由于对称分布的两个扇叶占据了产品的主要视觉部分,更容易被一般消费者所关注,故基本相同的扇叶形状以及对称分布形态对整体视觉效果具有显著的影响。


扇叶的旋转方向系由风轮的旋转功能所决定,故旋转方向的不同对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影响。由于一般消费者施以一般的注意力和分辨力难于观察到二者的扇叶厚度的细微差异。故扇叶厚度的区别对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影响。


本案专利的扇叶虽突出于轮殼主体一小部分,但相对于整个扇叶而言,该突出部分所占比例较小,而且在使用状态下,该突出部分位于风轮安装面一侧,难以被一般消费者观察到,故这一区别对整体视觉效果亦不具有显著影响。


将本案专利与在先设计的轮毂进行比较,二者的轮毂均 由一圆台状结构构成,轮毂与扇叶的连接处均有一对呈渐开线方式延伸的圆弧状轮毂壁,轮毂壁的形状均由圆弧和直线结合形成,轮毂与扇叶内侧均由轮毂壁由下至上倾斜连接,连接方式基本相同。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在先设计的轮毂壁延伸得更长,包围的面积更大,轮毂壁圆弧与直线边形成尖角,本案专利没有形成尖角。


对于位于产品中央的设计变化,应当综合考虑其在产品整体中所占的比例、变化程度的大小等因素,确定其对整体视觉效果的影响。位于中央的设计变化并不必然对整体视觉效果具有显著影响。


本案专利的轮毂虽位于中央,但相对于扇叶而言,所占面积明显较小,相对于在先设计轮毂的变化亦相对有限,在本案专利与在先设计的轮毂及其轮毂壁还具有前述诸多相同点的情况下,上述区别对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显著影响。


事实上,本案专利的轮毂是在在先设计较大的轮毂的基础上,舍弃了一部分,使得轮毂壁延伸长度减少,围成的面积减少,形成的夹角发生变化。在进行相近似判断时,如果外观设计专利的改进仅仅体现为在现有设计的基础上省略局部的设计要素,这种改进通常不能体现出外观设计专利所应当具有的创新性,亦不应对整体视觉效果带来显著影响。


将本案专利与在先设计相比较,综合考虑二者的相同点、不同点以及对整体视觉效果的影响,应认定二者的整体视觉效果不具有明显区别,属于相近似的外观设计。


评注:无论具体的判断方式如何,外观设计的相同或相近似都是从一般消费者的角度出发,看对其造成的整体视觉效果的差异,而不论设计者的主观意图。


四、外观设计著作权保护中的“分离测试法”


分离测试法的理论前提在于工业艺术品与其负载的工业产品是融合在一起的,其立法依据可追溯至意大利1941 年修订的外观设计法,该法第2 条第4款规定,如果实用艺术品的“艺术特性可以脱离于其附载产品的工业属性”,则可给予其著作权保护。


该法同时明确,许多装饰性设计无法受到著作权保护的原因并非在于其缺乏艺术性,而在于这种艺术美感与实用功能已形成了产品上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这种情况下应成为外观设计法的客体,即在满足新颖性和足够原创性的前提下享受四年的保护期。


而在美国,分离测试法的概念最早来源于Mazer案,在1976 年修订后的版权法中得以体现并被进一步细化为“物理的( physical)”和“观念的(conceptual)”分离测试法,根据国会的解释,“一方面,那些可以被辨识出的二维绘画、制图及图案作品,当被用于诸如纺织品、墙纸、容器等物品时仍然可以受版权保护。


同样,像Mazer 案一样,当一件雕塑或雕刻作品被用于工业产品时,只要其可以有独立存在的能力即也可受保护;另一方面,有的工业产品的外形即便有艺术价值,也不能受保护,国会本意并不为这些提供版权保护,除非这些产品的外形具备物理上或观念上可分离于产品适用方面的元素,否则也无法受到版权保护。”


不过,“物理分离测试法”的应用很快便遇到了瓶颈,1978 年的Esquire案是版权法修订后分离测试法的第一次应用,本案涉及到的是一种户外照明设施的外形,版权局拒绝了其注册申请,理由是该灯饰的外形无法与其实用功能性相分离,地区巡回法院就此进一步阐释,“(本案中的灯饰)与Mazer 案有所不同,后者探讨的是一个本身具备可版权性的雕塑作品,被用作台灯底座时是否能受到版权保护。而本案设计的是一个实用物品整体的外形,这样一个整体的外形同时也具备实用功能,而这是不可分离的,即便其具有相当的艺术美感(也不能受到版权保护)。”



囿于其自身的局限性,物理分离测试法并未在实践中得到太多的认可,相形之下,观念分离测试法则因为解释的空间较大,引起了更激烈的争论,多种不同的解释方法也形成了“一种日趋莫可名状的法律分支”。总的来看,观念分离测试法主要有以下几种具体的适用方式:


(1)“主要一附属”测试


为在实践中运用观念分离测试法最多的法院,第二巡回法院在1980 年的Kieselstein-Cord 案中首次尝试运用该法判断外观设计的可版权性。本案涉及的是一种由贵重金属制成的皮带扣,其独特的造型设计为原告赢得了很高的声誉,甚至被著名的大都会博物馆收纳为永久性的展品。



被告对原告的设计进行了完全相同的仿制,仅将贵重金属替换为普通材料。对此,法院承认该皮带扣的艺术性部分无法在物理上与实用性特征相分离,但同时也指出,“(该皮带扣)主要的装饰性方面与附属的实用功能在观念上是可以区分开的。”


第二巡回法院的逻辑在于,对于一件实用功能与艺术美感高度融合的设计,如果在实践中后者的作用、地位是主要的,则其在观念上是可以独立存在的。但问题在于,Kieselstein-Cord 案有一定的特殊性,涉案的皮带扣在事实上已经成为一种饰品被展示,其艺术价值的光芒使得人们忽略了其实用功能的存在,在更多的情况下,二者的差异不会有太大悬殊,尤其是二者分量相当时,法院依然无法做出客观准确的判断。


对此,Kieselstein-Cord 案的主审法官也承认,“(主要—附属测试法的适用)其实是版权法最前沿的难题”,但从国会的意图来看,其规定观念分离测试法时并没有对如此复杂的判断有所预期。


(2)“不可分割的纠结”测试


在Kieselstein-Cord案发生五年后,第二巡回法院在Carol Barnhart案中得到再次适用观念分离测试法的机会。本案中,原告用于服装展示的人体模型以“雕塑作品”的形式在版权局通过了注册,但受到了法院的质疑,“胸部的尺寸轮廓以及肩部的宽度,均不可分割的与展示服装这一实用功能纠缠在一起,(所以不是传统的雕塑作品)。”并进一步指出,“任何实用物品,由于其表现方式而可能被视为一种艺术品,但版权法的目的不是保护这种表现方式,而是客体本身。”


在这种思路的指导下,法院只关注一个问题:被比物体是否具备这样一种内在功能性,当其被识别出来后就无法被取代,而不论这一物体是否有其他的表现方式。同时,第二巡回法院还将该案与之前的Kieselstein-Cord 案进行了对比,认为皮带扣的艺术方面之所以可以独立存在,是因为“其完全不受功能性的制约,这种艺术和美感可以视为附件,或添加于实用物品之上的”。


现在看来,该测试方法显然更缺乏理论支撑,因为任何实用物品的艺术美感和功能特征都可以视为是不可分割地纠缠在一起的,如果使用该方法判断,观念测试法则会成为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得到版权保护的外观设计将会越来越少。


此外,令人质疑的是,如果将审美与功能结合得越天衣无缝就越得不到版权法的保护,那么为什么集审美与功能于一身的建筑设计却能得到版权法保护呢?进一步讲,建筑是为了人住,衣服是为了人穿,都有遮挡风吹日晒的功能,但为什么建筑设计可以得到版权保护,而服装设计就得不到版权保护呢?



再说,建筑物里面的浴室盥洗设备、电视、电脑、电扇乃至电熨斗的外观设计,都有可能集审美与功能于一身,为什么就不能得到版权法的保护呢?这显然与建筑艺术一向被作为美术而受到崇尚,工业美术一向作为工匠的技巧而受到鄙薄的历史现实有关,但确实讲不出什么可以服人的道理。


(3)“取代”测试


该测试法由Carol Barnhart 案中持少数意见的纽曼法官提出,她在反思了所有关于观念分离测试的方法后得出结论,认为人们误读了“观念”的含义,转而提出“取代”测试法。其宗旨在于:在普通观察者看来,实用功能的概念能否被艺术作品的概念所取代。


如果一件物品被看成是一件艺术品,则应受到版权保护,反之不受保护。对常人来讲,一台电视机无论如何精心设计装饰,它仍旧是一台电视机,而绝成不了一座雕塑。


无独有偶,在版权局同期出台的规则中也有类似的表述,“如果艺术特性能够独立于实用物品存在,并非充分的感知,那么艺术作品自然可独立于实用物品而存在。”


但是,人们看问题并不总是绝对的。比如,当一盏台灯摆在人们面前时,人们有可能把底座上的雕塑视为艺术品,而不考虑它在台灯中的作用;也有可能忽略雕塑的美感,而仅仅把它视为台灯的底座,这两种功能(艺术和实用)很可能同时但独立地存在于人的头脑中而无法相互取代。再如,对于鼓手手持的具有独特外形的鼓棒而言,有的人会认为它就是一个普通的木棍,但在艺术家眼中它可能是一件独立的艺术晶。


纽曼法官的解释似乎更契合“观念”的含义,但揣度普通观察者脑海中的想法也非易事,也正是基于此,“取代”测试法遭到了来自Carol Barnhart 案多数派的抨击,认为它太过于抽象,很难为判断者所运用。


(4)德尼科拉标准/Brandir测试法


著名学者德尼科拉认为,现代外观设计最大的特点在于艺术性与实用性的融合,如果一件设计受功能因素影响的程度越高,其受版权保护的可能性就越小,这种测试法借助于作品的创作过程,而不是结果来下定论。


在1987 年的Brandir 案中,第二巡回法院的法官们围绕上述标准的适用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本案涉及到的是一种彩虹形的自行车支架,Kieselstein-Cord 案主审法官奥克斯采纳了德尼科拉的意见,“如果外观设计的因素是美的考虑与功能的考虑的混合,就不能说作品的艺术方面与实用因素在观念上可以分离。相反,如果能够认定外观设计的诸因素反映了设计者的艺术判断力,并且设计者在行使这种艺术判断力时未受功能性的影响,即存在着观念上的分离。”


按照这个观点,法院在审判的过程中,应依据与设计过程和作品本质有关的证据,以判定外观设计的美学因素是否在实质上受了功能性考虑的影响。根据这一标准,奥克斯以缺乏观念上的可分离性为由,肯定了联邦地方法院关于彩虹形自行车支架不能获得版权的判决。


他说,“尽管就其独特的美感特征来说,彩虹形支架可能值得赞美。但是,它依然是工业品外观设计的产物。在支架中,形式与功能不可分离地混合在一起,其最终的设计更多地是出于实用性的要求,而非美感的选择。”


这种推理看似对观念分离测试进行了明确的厘清,但也存在逻辑上的瑕疵,因为它放大了设计过程中一些偶然因素的影响力,正如本案另一位法官温特所言,“我们过多地将注意力集中于彩虹形支架的设计者所走过的设计过程或设计程序。


如果说对于彩虹形支架的版权保护,取决于设计者是否在最初的雕塑构思中极偶然地选择了支架的最终外观设计,或者取决于最初的设计是否做了轻微的修改使之适合于停靠自行车,对此我不同意。版权保护的目的是以赋予设计者财产权的瘍咖激他们创作,因而版权保护不能仅仅取决于偶然的事件。

”更为重要的是,即便承认设计过程和设计意图的作用,司法实践也很难对其作出客观的判断,设计者的职业、产品生产时的目的、后续应用的情况等因素都可能对判断结果造成影响,一项设计甚至可能在不同的阶段被认为有不同的目的,本案中的彩虹型支架之前确实只是一个雕塑作品,后来设计者在他人的建议下才将其应用于自行车支架造型,那么我们是否也可以认为,该设计在由艺术创意向市场应用的过程中丧失了其版权保护的可能性。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 

了解专利侵权判定标准服务范围: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