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观设计专利侵权产品相同或者相近种类的判定

日期: 2015-07-24 14:55作者:admin




 

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判定:产品相同或者相近种类的判定
 


进行外观设计侵权判定,应当首先审查被诉侵权产品与外观设计产品是否属于相同或者相近种类产品。


一、概述


外观设计专利权利的保护范围首先受产品范围的限制,专利权人有权禁止他人在与其专利产品相同或者同一类别的产品上使用其外观设计,但无权禁止他人在受保护的产品范围以外的其他产品上使用该外观设计。


因此进行外观设计专利侵权判断,首先应当确定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是否属于相同或相近种类产品,如果不属于相同或相近种类产品,则不能进行比较,更不能进行侵权判断。


根据《专利审查指南》的规定,“外观设计实质相同的判断仅限于相同或者相近种类的产品外观设计。对于产品种类不相同也不相近的外观设计,不进行涉案专利与对比设计是否实质相同的比较和判断,即可认定涉案专利与对比设计不构成实质相同,例如,毛巾和地毯的外观设计。”外观设计侵权判定环节的相同和近似产品的认定标准,与新颖性审查环节的“相同或近似种类产品”的认定标准应该是一致的。


最高人民法院也没有刻意回避《专利审查指南》所确立的这些规则。例如,在弓箭国际与义乌市兰之韵玻璃工艺品厂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再审案中,最高人民法院强调:确定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产品是否属于相同或者相近的种类是判断被诉侵权设计是否落入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的前提。


我国外观设计专利的审查和保护都与产品密切结合,保护范围受产品类别的限制,判断相近似时要考虑产品的类别。对此,国家知识产权局给出的解释是“对于专利权人来讲,更重要的是获得市场的独占垄断权利,因此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通常情况下只有相同类别的产品才具有相同的消费群体,同类侵权产品才有可能挤占专利产品的市场份额,因此,在专利侵权判定中更注重领域的远近”。


二、典型判例及评注


[案例]新安公司、李曰政与东陶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


本案涉及的是一种“轻瓷梅花填料”外观设计专利,该专利正面图大致为六瓣的梅花形,梅花环填料的中心为一个带中分隔板的圆孔,中心圆孔周围围绕着6个对应每个花瓣均布的带中分隔板的圆孔,周围的6个隔板依次连接构成六边形,侧视图外轮廓基本上为一长方形。


本案中,法院认为,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为准,在对外观设计进行相同或相近似判断时,只有对于相同或相近种类的产品,才可能存在外观设计相近似的情况。东陶公司生产的DT-1填料产品与原告外观设计专利是同一种工业化填料,属于相同种类的产品。


评注:在外观设计侵权判定中,法院首先需要做的工作是确定涉案专利和被诉侵权设计所应用于的产品属于相同或类似产品,接下来才能进入到比对的步骤中。


三、拓展分析


其实,是否将被比外观设计限定在相同或近似的产品类别,与外观设计本身的特质密切相关,也与立法者在外观设计保护政策上的态度有关。在欧盟,外观设计与其应用的产品通常没有密切的关系,因此,同一种设计(可能尺寸上发生些改变)或许可以被应用在许多不同的产品上。专利审查部门更是进一步指出,“产品说明不会影响共同体外观设计的保护范围。”


也就是说,对一项外观设计的保护可扩展到全部包含该外观设计的产品。举个例子,一项外观设计是为汽车开发的,将其应用到玩具上也将被视为侵权,或者甚至应用到钥匙环上也将侵犯该外观设计的权利。


而在美国,其虽将新颖性和创造性判定的前提限制在“类似领域的设计”中,但近来也有不少意见认为这种限制可能与实际的设计过程相违背,因为设计者并不是在为某一特定技术问题寻求特定的解决方案,他们所参考的在先设计是没有边界的,对其组合和改进的灵感也可能源于任何出处。


换言之,对发明专利而言,一个特定的技术问题被提出时,与其相关的现有技术范围必须出自类似领域,才能为发明者的研发提供参考,这是一套严格而谨慎的发明创造程序,而设计者则显然不会拘泥于类似领域的在先设计,一项针对设计行业人员的调查报告显示,设计者经常阅读和接触各类资源以开拓自己的视野,而不论这些资源与其设计所附载的产品是否相关或类似,他们的想法极具跳跃性,甚至能从“翻盖手机联想到龙虾的钳子,再到铲车的铲臂”。


因此,将外观设计专利的在先设计限定在“类似领域”与其实际的设计过程是不一致的。此外,从设计者的角度来讲,其并不像发明领域那样有特定的专业和方向,例如,IDSA中半数的设计顾问不区分领域,而是根据客户的需求去进行各种类型的设计创作,他们所参考的在先设计更是五花八门。


在我国,2008 年专利法第23 条修改了外观设计专利的授权标准,不再提及“相同或者相近似”的判断,代之以“不属于现有设计”和“‘与现有设计或者现有设计特征的组合相比,应当具有明显区别”,但仍未对侵权标准进行规定。我们认为,为了平衡专利权人与公众利益的需要,行政授权、确权程序应与侵权判定程序坚持同样的标准,换句话说,法院规定外观设计专利距离在先设计有多远,那么也应当让社会公众的行为距离专利权有多远。


因此,侵权判定基准也应进行类似的调整,但 2009 年司法解释仍以“相同或者相近似”来确定外观设计的保护范围,在表述上参考了《商标法》的规定,即“在与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相同或者相近种类产品上,采用与授权外观设计相同或者近似的外观设计……”作为侵权判定标准。


根据制定者的解释,我国外观设计专利制度保护的是以产品为载体的外观设计,而非脱离产品的外观设计。因此,在确定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时,应当同时考虑产品的类别以及外观设计两个层面。


亦即,如果产品类别相同或者相近,但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不相同也不相似,或者被诉侵权设计与授权外观设计相同或者相似,但产品类别不相同也不相近,则被诉侵权设计没有落入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