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判定:虚实对比

日期: 2015-07-24 09:48作者:admin




 
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侵权判定:虚实对比
 
 


进行外观设计侵权判定,应当用授权公告中表示该外观设计的图片或者照片与被诉侵权外观设计或者体现被诉侵权外观设计的图片或者照片进行比较,而不应以专利权人提交的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实物与被诉侵权外观设计进行比较。


但是,该专利产品实物与表示在专利公告文件的图片或照片中的外观设计产品完全一致,或者与专利权人应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在专利申请程序中为更清楚地了解图片或照片中的内容而要求提交的样品或者模型完全一致,并且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除外。


一、概述


确定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是进行侵权判定的前提,现行专利法第2 条第4款规定:“外观设计,是指对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者其结合以及色彩与形状、图案的结合所作出的富有美感并适于工业应用的新设计。”可见,外观设计专利的权利对象并不是实实在在的物体,而是附着于产品的设计观念,如图案、形状、色彩以及相关组合。


这些外观设计必须经合法的程序授权,所以,在外观设计专利诉讼当中,司法判定的立足点也应当是专利权人在专利申请中所提供的视图(包括图片和照片)所反映的产品设计方案,而不是专利权人在经营活动中所使用或销售的产品以及相应的设计。


将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产品的图片或者照片进行比较时的直观效果,相对而言要弱于被控产品与专利产品之间的比较,但是我国专利法规定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范围以申请批准文件中的图片或者照片为准,因此将被控产品与专利产品直接比较时,应当注意专利产品与专利文件的不同之处,否则就很有可能扩大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范围,对被控侵权人不公,这是因为许多企业申请专利后,不断完善产品设计,实际生产的产品与申请专利时的批准文件往往有些变化。


二、典型案例及评注


[案例]山东烟台木钟厂与济南钟表厂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


山东烟台木钟厂拥有一项名为“猫头鹰钟”的外观设计专利,该专利涉及的是一款机械木钟的外观设计。之后,山东烟台木钟厂在其专利猫头鹰钟(机械木钟)的基础上,开发出猫头鹰石英钟产品。山东烟台木钟厂认为济南钟表厂生产并销售的猫头鹰石英钟的外观设计在猫头鹰机械钟外观设计的保护范围之内,侵犯了其猫头鹰钟的外观设计专利权,故诉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权,赔偿损失。


一审法院将原告在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公告上记载的猫头鹰机械木钟产品的照片和被告的产品从设计、构成、猫头鹰的头部等方面进行了比较。经过对比,法院认为,从整体上看,双方产品的形状既不相同也不相似,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外观设计产品,因此被告的产品不构成侵权。


烟台木钟厂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称: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的是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外观设计,仿制外观设计,不仅包括一模一样的模仿,也包括实质性的模仿,济南钟表厂生产的猫头鹰石英钟模仿了我厂专利猫头鹰钟最具有新颖性、创造性的头部及尾部,因而构成侵权。


二审法院认为,被告生产销售的产品是在自己的专利设计基础上发展的一种新的设计,这种新设计和原告的专利设计并不一样,尽管原告的产品和被告的产品在很多方面都很相似,但是,被告的产品并不构成对原告的外观设计专利的侵权。


评注:在司法实践中,法院进行比较的是被起诉的侵权产品和通过法律授权程序而被定型化的外观设计专利的形象,只有在外观设计专利所展现出来的形状、图案、色彩以及相关组合与被起诉的侵权产品相一致的时候,专利侵权才有可能成立,否则专利侵权就不能成立。


三、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对象:“产品”还是“设计”?


欧洲层面上第一部外观设计保护法律于1998 年问世,即《欧共体外观设计保护指令》(以下简称《外观设计指令》),之后,为了建立统一的外观设计制度,实现一次申请就可以授予在共同体范围内具有统一效力的“共同体外观设计”的目标,欧共体委员会在2001 年颁布了《欧共体外观设计保护条例》(以下简称《外观设计条例》),该条例创立了“共同体外观设计权”,并引入了非注册式共同体外观设计(Unregistered Community Design, UCD)和注册式共同体外观设计(Registered Community Design, RCD)。


《外观设计条例》对于外观设计(Design)和产品(Product)均给出了明确的定义,其中:


“外观设计”是指产品的整体或者部分外观,这些外观是由产品的线条、轮廓、颜色、形状、质地和/或者由产品本身的材料和/或产品装饰等特征形成的。


“产品”是指任何工业或手工制品,其中包括将组合成复合型产品的包装、装订、图表符号以及印刷字体,但不包括计算机程序。


从上述定义可以看出,欧盟的外观设计强调保护的是“设计”,而不是产品本身。


按照欧盟对外观设计定义的理解,虽然其没有明确以法律条文的形式表明保护的客体。但通过上述分析我们至少可以肯定,欧盟将其关注点更多的放在了“设计”本身,而非“产品”上,根据《外观设计保护指令》对外观设计定义的规定,“共同体外观设计是指产品或其一部分的外观因自身和/或其装饰的特征而获得的权利。


”从国际层面上来看,世界知识产权组织( WIPO)的观点更直接,“工业设计法律保护的客体并非物品或产品,而是应用、体现在上述物品或产品上面的设计”。也就是说,将保护客体理解为“设计”更符合国际趋势。


我国现行专利法第59 条第2款对有关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的规定进行了较大的修改:


原专利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外观设计专利产品为准。”


新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二款,“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表示在图片或者照片中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为准。”


此次修改似乎在给我们暗示,即外观设计专利保护的客体并不是产品本身,而是由产品的形状、图案、色彩等设计要素构成的该产品的外观设计,产品只是外观设计的载体。


但是,专利法第11 条第2款仍沿用了旧有的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将关注点放在了产品上。


同时,在实践中,主流观点似乎仍为“产品说”,来自于专利审查部门的意见也倾向于保护客体是产品,而非设计,并认为专利法的上述修改并不意味着在确定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时,可以将外观设计抽象出来,使之脱离专利文件限定的采用该外观设计的产品单独予以保护。


此外,从专利法对外观设计的定义来看,外观设计是工业品的外观设计,不能脱离具体的产品而存在,《专利审查指南》也明确规定,“外观设计必须以产品为载体”。这种理解直接影响了法律条文及行政规定中相关款项的理解,“产品”被摆在了重要的地位,在授权标准、权利分类、侵权判定等方面都离不开外观设计所依托的载体。


至于产品在外观设计保护中的作用,有学者认为,专利法的修改并不意味着在确定外观设计专利权保护范围时,可以将外观设计的设计方案抽象出来,使之脱离外观设计专利文件限定的采用该外观设计的产品单独予以保护,理由在于:第一,产品的形状是外观设计的重要组成要素,而形状与产品是紧密关联,不可分离的,脱离了产品就谈不上形状;其次,图案、色彩在产品上的分布和配置方式也是外观设计的重要组成要素,也不能脱离产品予以考虑。


因此,尽管严格地说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客体不是产品本身,而是其外观设计的设计方案,产品只是外观设计的载体,但是外观设计并不能脱离其载体而单独存在。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 

了解专利侵权判定标准服务范围: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