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相同侵权:从属专利判定应用

日期: 2015-07-20 16:43作者:admin


 


从属专利
 


在后获得专利权的发明或实用新型是对在先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的改进,在后专利的某项权利要求记载了在先专利某项权利要求中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又增加了另外的技术特征的,在后专利属于从属专利。实施从属专利落入在先专利的保护范围。


下列情形属于从属专利:


(1)在后产品专利权利要求在包含了在先产品专利权利要求的全部技术特征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技术特征;


(2)在原有产品专利权利要求的基础上,发现了原来未曾发现的新的用途;


(3)在原有方法专利权利要求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技术特征。


一、概述


对于从属专利,我国法律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和正式的定义。专利法第51 条规定“一项取得专利权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比前已经取得专利权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具有显著经济意义的重大技术进步,其实施又有赖于前一发明或者实用新型的实施的,国务院专利行政部门根据后一专利权人的申请,可以给予实施前一发明或者实用新型的强制许可。


”此处虽然未提及“从属专利”,更没有对从属专利下定义,但实际上已被公认为对从属专利含义的一种指定。1993 年 8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当事人均拥有专利权应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中提到:“……在后的专利技术是对在先的专利技术的改进或者改良,它比在先的专利技术更先进,但实施该技术有赖于实施前一项专利技术,因而它属于从属专利”。


2001 年意见第121 条也曾规定:“从属专利,又称改进专利。指一项专利技术的技术方案包括了前一有效专利;即基本专利的必要技术特征,它的实施必然会落入前一专利的保护范围或者覆盖前一专利的技术特征,它的实施也必然有赖于前一专利技术的实施。


从属专利的形式主要有:(1)在原有产品专利技术特征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技术特征。(2)在原有产品专利技术特征的基础上,发现了原来未曾发现的新的用途0(3)在原有方法专利技术方案的基础上,发现了新的未曾发现的新的用途。”本规定条文是在其基础上进行了明确规定。


二、从属专利的形式以及判断原则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当事人均拥有专利权应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第四段中明确指出,判断是否构成专利侵权,“应当依据原告的专利权保护范围,审查被告制造的产品主要技术特征是否完全覆盖原告的专利保护范围”,此即全面覆盖原则,从属专利相对于其基础专利具有全面覆盖性,在后专利的某项权利要求记载了在先专利某项权利要求中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又增加了另外的技术特征的,在后专利属于从属专利。从属专利的实施有赖于基础专利的实施。


从属专利除了其技术特征全面覆盖基础专利外,还“增加了新的技术内容”,具有新的技术特征,这种新的技术内容或者说技术特征,使从属专利相比基础专利技术更进步,从而相对于基础专利具有创造性。实施从属专利落入在先专利的保护范围。


下列情形属于从属专利:(1)在后产品专利权利要求在包含了在先产品专利权利要求的全部技术特征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技术特征;(2)在原有产品专利权利要求的基础上,发现了原来未曾发现的新的用途;(3)在原有方法专利权利要求的基础上,增加了新的技术特征。


三、典型案例及评注


[案例]杨仕桐诉广州市南奥精密焊接设备有限公司、佛山市顺德区南奥精密焊接设备有限公司侵犯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


杨仕桐于2006 年 4月26日获得名称为“一种长悬臂精密焊机”、专利号为ZL200420045924.5实用新型专利权,起诉时处于合法有效的状态。该专利已许可给广州微点焊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点焊公司)实施,具有极大的经济价值。杨仕桐发现广州南奥公司生产、销售的“精密PCB专用补线机”等产品侵犯杨仕桐上述专利权。


将广州南奥公司的上述产品与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 1、2、3、4相比较,广州南奥公司的产品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之内。杨仕桐对广州南奥公司产品进行证据保全时,广州南奥公司提供的收款收据所盖印章为顺德南奥公司,因此顺德南奥公司对广州南奥公司的侵权行为应当负连带责任,是共同制造、销售行为。


为此请求法院:1.责令广州南奥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侵犯杨仕桐所拥有的实用新型专利的产品,并立即停止一切以销售为目的,诸如许诺销售等的有关活动。2.责令广州南奧公司销毁侵犯杨仕桐所拥有的实用新型专利的成品、半成品。销毁时,应有杨仕桐的委托代理人在场。3.责令广州南奥公司与顺德南奥公司销毁所有用于制造侵权产品的模具及其它专用设备和工具。销毁时,应有杨仕桐的委托代理人在场。4.责令广州南奥公司立即停止在网络上对涉案产品的许诺销售行为。5.责令广州南奥公司赔偿杨仕桐经济损失及为调查、起诉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20万元整。


广州南奥公司认为其已经取得专利权,该专利与杨仕桐本案专利有实质性区别,被控侵权产品没有侵犯杨仕桐本案专利权。


法院认为,广州南奥公司在二审诉讼期间提交的名称为“精密焊机机架”、专利号为ZL200720060338.1的实用新型专利属于新证据,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当事人均拥有专利权应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中指出:对于相同或者类似产品,不同的人都拥有专利权的有以下三种情形:一是不同的发明人对该产品所作出的发明创造的发明点不同,他们的技术方案之间有本质区别;二是在后的专利技术是对在先的专利技术的改进或者改良,它比在先的专利技术更先进,但实施该技术有赖于实施前一项专利技术,因而它属于从属专利;三是因实用新型专利未经实质审查,前后两项实用新型专利的技术方案相同或者等同,后一项实用新型专利属于重复授权。


人民法院在审理专利侵权纠纷案件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规定的先申请原则,只要原告先于被告提出专利申请,就应当依据原告的专利权保护范围,审查被告制造的产品主要技术特征是否完全覆盖原告的专利保护范围。在一般情况下,前述第一种情形由于被告发明的技术方案同原告发明的技术方案有本质的区别,故被告不构成侵权。


后两种情形或者被告为了实施其从属专利未经在先专利权人的许可,实施了在先的专利技术,或者由于前后两项实用新型专利的技术方案相同或者等同,被告对后一项重复授权专利技术的实施,均构成对原告专利权的侵犯。


因此,人民法院不应当仅以被告拥有专利权为由,不进行是否构成专利侵权的分析判断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而应当分析被告拥有专利权的具体情况以及与原告专利权的关系,从而判定是否构成侵权。本案中,即使广州南奥公司能证明被控侵权产品实施的就是刘梦华的ZL200720060338.1号实用新型专利,但是从前面的技术对比分析中可知,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已经完全覆盖杨仕桐本案专利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同时根据刘梦华专利的权利要求可以认定,刘梦华的专和是在杨仕桐本案专利的基础上重新构思而形成的一种改进的、新型的焊机机架,刘梦华专利技术是对在先的杨仕桐本案专利技术的改进或者改良,但实施刘梦华专利技术有赖于实施杨仕桐本案专利技术。


因而刘梦华专利从属于杨仕桐本案专利。因此,广州南奥公司认为被控侵权产品实施的是刘梦华的专利,其没有侵犯杨仕桐本案专利权的主张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了解专利无效律师服务范围: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wuxiao/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