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视为侵权的抗辩中权利用尽抗辩制度的含义及原则

日期: 2015-07-29 16:58作者:admin



不视为侵权的抗辩中权利用尽抗辩制度的含义及原则

 


一、权利用尽抗辩制度的具体含义


我国对于权利用尽抗辩制度的含义主要有以下几种不同的表述方式:


第一种为:产品使用权的穷竭。经专利权人同意而投放市场的产品在销售之后,该权利人无权控制对产品的使用方式。


第二种为:当权利人自己制造或者许可他人制造的专利产品上市经过首次销售之后,专利权人对这些特定产品不再享有任何意义上的支配权,即购买者对这些产品的再转让或者使用都与权利人无关。


第三种为:公众中的任何人在购买合法售出的专利产品,也就是专利权人自己售出的专利产品或者经专利权人许可的被许可人售出的专利产品之后,应当享有自由处置该产品的权利。此后,无论该购买者以何种方式使用该产品,或者进一步转卖、出让、捐赠该产品。均不应当构成侵犯该项专利权的行为。


分析上述各种表述方式,三者的主要分歧在于对权利用尽抗辩制度中的权利用尽指向的对象的认识不同。第一种表述认为是使用权的用尽;第二种表述认为是再转让与使用的权利;第三种认为包括所有的权能。


我们认为权利用尽抗辩制度所指向的权利为“对产品在市场上流通所拥有的控制权”。专利权人行使权利的方式主要包括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等。制造发生在权利用尽抗辩制度所要求的“售出”行为之前,凶此,一切未经专利权人授权的制造行为均应当认定为侵犯专利权的行为。


虽然使用并非市场流通行为,但使用是对该特定售出专利产品价值的一种利用行为。是物权对于专利权的一种天然的限制,因此,使用行为应当属于权利用尽的范畴之内。而许诺销售、销售及进口等均属于市场流通行为,考虑到权利用尽抗辩制度的存在主要是为了维护商品的正常的市场流通,因此,上述行为均属于权利用尽抗辩制度应有的规制范畴之内。也就是说,权利用尽抗辩制度中所指向的权利包括除制造以外的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各项权能的集合。


综上,我们认为权利用尽抗辩制度的核心含义在于专利产品合法地进入市场并被售出后,专利权人的专有权不再及于该特定的被售出的产品。买受人可以像对待一般的物权所及的普通物品一样自由地处置该产品。以维护被售出商品在市场上的自由流通。


二、相对用尽原则与绝对用尽原则


根据是否认可专利权人可以自由地设置售后条件,将权利用尽抗辩制度分为相对用尽原则与绝对用尽原则。即,如果专利权人在首次销售时附加了售后限制条款,而上述条款内容并不违反关于自由竞争法律的相关规定或者损害社会公众利益而且是可执行的,那么,对于买受者后来违反上述售后条件的行为,如果仍然认定为侵犯专利权的行为,则称之为相对用尽,即专利权人的专利权由于售后限制条件的存在仍然及于该售出的专利产品;反之,则称之为绝对用尽原则,即该专利产品一经售出,专利权人即丧失了对该专利产品所有的支配权,专利权人的专有权在产品售出后而彻底终结,该专利产品可以像其他一般产品一样在市场上自由地流通。


在最初确立权利用尽抗辩制度时,德国采用的即为相对用尽原则,即买受者违反专利权人的售后限制条件使用或销售该特定的专利产品时,专利权人仍然可以以侵犯专利权为由提起侵权之诉。后来,随着社会的发展,商品的流通日益频繁,德国法院发现此种规定对于专利权人的限制尚不足以维护社会公众利益,对专利权人的限制尚不充分。


在1902 年一份德国帝国法院的判决中首次确认了绝对用尽原则,在此后德国转向了绝对用尽的方向。德国认为,专利权用尽原则是对专利权的一种本质性限定,不论专利权人在售出其专利产品时是否提出了限制条件,这样的限定都是存在的。专利权人可以针对买受人之后违反售后限定条件的行为提起违约之诉,但是不能寻求侵权之诉。


美国的权利用尽原则比较复杂,其根据国家经济形势的不同对于权利用尽的态度一直在发生变化,美国联邦地方法院、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一直不能达成一致,没有确定的结论,但是自1992 年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针对Mallinchrodt Inc.v.Medipart Inc. 案作出判决以来,相对用尽原则在美国司法界占据了主导地位。


在2008 年 6月9日的Quanta Computer,Inc.v.LG Electronics,Inc.专利侵权纠纷案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中似乎对此予以了纠正,在判决的注7中其表示:“我们注意到,对Quanta的授权销售并不必然限制 LGE的其它合同权利的行使。即使权利用尽的认定排除了专利侵权损害赔偿,由于LGE没有提起违约之诉,对于其获得违约赔偿的问题,我们不发表任何意见。


”同时引用了在Keeler v.Standard Folding Bed Co.中的意见,认为售后限制条件“显然属于一个合同问题,而不是专利侵权所应评判的问题。”可见,美国法院现在正在转向绝对用尽原则。这同样与美国的实际情况相符,目前由于专利丛林问题,美国正在转向限制专利权的政策,美国作出上述选择也属于现实的需要。


2000 年专利法第63 条第1款规定:专利权人制造、进口或者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进口的专利产品或者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售出后,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该产品的行为,不视为侵犯专利权。


上述规定即为权利用尽原则在我国专利制度中的具体体现。2008 年专利法第69条第1款是对上述规定的修订,其内容为:专利产品或者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由专利权人或者经其许可的单位、个人售出后,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该产品的,不视为侵权行为。


比较两个条款可见,2008 年专利法主要是对2000 年专利法没有规定平行进口问题进行的完善,对于采取相对用尽原则还是绝对用尽原则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我们认为从维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我国采取绝对用尽原则更为适宜,理由如下:


第一,专利权是一种受限制的权利,权利用尽抗辩制度是对专利权的一种本质性限定。诚如德国学者科勒( Kohler)所言,专利法授予专利权人排他性专属权的奖励,这种奖励只能在每个产品上获得一次。只要专利权人自己已经在产品上使用过专利发明,他便不能再对该产品行使专利权。


由于不同的使用方式是互为结果的,因而这种限制不限于专利权人已经选择的使用方式,而是所有随后的对该产品的商业使用行为。而且,专利权人在第一次出售专利产品时,已经得到了相应的回报,也就是说这种奖励已经实现了,因此,对于售出的专利产品,专利权人的专利权已经行使穷尽。


第三,正如美国的瑞奇法官所言:专利权是一种消极的排他权。专利产品授权售出后。购买人获得了专利权人“不向购买人提起专利侵权诉讼的保证”,专利权人放弃了针对该售出产品的排他权,专利权人针对该产品的专利权是绝对地穷竭了。基于诚实信用原则,买受人在购买专利产品时即得到了专利权人不向其提起侵权诉讼的可能,此种潜在的义务是专利权人必须履行的。


第三,根据我国《专利法》第1 条的规定:“为了保护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鼓励发明创造,推动发明创造的应用,提高创新能力,促进科学技术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制定本法。”


专利制度的目的在于通过授予专利权人一定期限的受保护的专有权,以鼓励发明创造,进而实现科学技术的进步与经济社会的发展。保护专利权的最终目的在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其只是实现社会公共利益的一种手段。


基于此,在专利权人因为发明创造而对社会作出的贡献已经通过首次售出产品所获得的利益予以体现时,社会公共利益,即维护正常的商品流通秩序,是我们应当优先考虑的问题。


第四,对于未违反关于自由竞争法律的相关规定或者损害社会公众利益而且是可执行的售后限制措施,权利人可以依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向首次买受人主张违约之诉以维护其合法利益。违约之诉相对于侵权之诉,对于买受人的打击力度要小一些,有利于我国出口型经济的顺利发展,而且符合我国的基本国情。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 

了解专利侵权判定标准服务范围: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