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范围解释:功能性限定技术特征的概述

日期: 2015-07-14 16:37作者:admin
 




功能性限定技术特征
 


对于权利要求中以功能或者效果表述的功能性技术特征,应当结合说明书和附图描述的该功能或者效果的具体实施方式及其等同的实施方式,确定该技术特征的内容。
功能性技术特征,是指权利要求中的对产品的部件或部件之间的配合关系或者对方法的步骤采用其在发明创造中所起的作用、功能或者产生的效果来限定的技术特征。
下列情形一般不宜认定为功能性技术特征:


(1)以功能或效果性语言表述且已经成为所属技术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普遍知晓的技术名词一类的技术特征,如导体、散热装置、粘结剂、放大器、变速器、滤波器等;

(2)使用功能性或效果性语言表述,但同时也用相应的结构、材料、步骤等特征进行描述的技术特征。


   概述


“功能性技术特征”的概念起源于美国,其英文表述为functional feature或functional limitation,更惯常的叫法是“mean/step plus function(功能性机构/步骤)”,是指在权利要求中对于某一技术特征采用其干什么、而非其物理结构是什么样子的方式来进行描述,例如,对“钉子”这一技术特征,不描述其具体结构,而是称之为“用于将部件A固定于固件B的装置”。在我国,“功能性技术特征”又被称为“功能性限定”或“功能性特征”。


(一)美国的实践演变历史


美国对“功能性技术特征”的认识和理解,经历了1952 年之前的否定阶段、1952-1994 年的分裂阶段、1994 年之后的统一阶段。


(1) 1952 年之前:法院对功能性技术特征持否定态度


1952 年之前,美国专利法中没有关于功能性技术特征的规定,但这并不能阻碍申请人在权利要求中通过功能或效果、而非结构或连接关系来描述技术特征的热情,原因至少有三:


第一,美国人天生崇尚“法无明文禁止则自由”的权利理念,既然专利法没有禁止在权利要求中使用功能性的描述,那为何不能使用功能性语言描述发明呢?专利法只是要求以权利要求的形式明确指出发明为何,但并没有限制具体的写法。


第二,随着技术的发展,形形色色的发明创造开始涌现,用结构特征限定产品、用步骤特征限定方法的传统写法面临巨大的挑战,在有些领域中,很难甚至无法用结构、组成、位置关系、连接关系、配合关系等清楚地描述技术特征,如果硬性要求用传统的结构特征进行描述,可能导致申请人无法撰写出符合要求的权利要求,或者导致权利要求的文字表述变得非常冗长和复杂,以至于让人难以准确理解其保护的技术方案,而且,如果撰写技巧不高的话,还很容易写入非必要技术特征。


第三,通过功能或效果描述,可以使得权利要求从字面上看起来保护范围更大,在权利要求字面解释主义风行的年代,有这样的侥幸心理也不足为奇。


在此期间,USPTO对于功能性技术特征并无特殊处理规则,仍是沿用一般的最宽合理解释原则,认为其涵盖了能够实现该功能的所有方式,这样做的目的通常是为了检索到合适的对比文件来否定其新颖性或创造性。


功能性技术特征的案例最早见于1928 年的Holland Furniture Co.v Perkins Glue Co.案,联邦最高法院认为,通过功能效果描述的特征“像动物胶一样好”涵盖了说明书公开内容无法实现的技术方案,这导致涉案专利权利要求因不满足说明书充分公开要求而被无效。


在1938 年的General Electric Co.v Wabash Appliance Corporation 案中,联邦最高法院认为,权利要求使用不确定的形容词来描述晶粒的功能,而没有给出结构方面的定义,这违反了专利权人不得通过功能描述产品来扩大其产品保护范围的原则。最高法院还认为,涉案权利要求不得为确保其有效性而重述为只涵盖说明书中描述的产品及其等同物。据此,涉案权利要求被认定无效。


1946 年,联邦最高法院在Halliburton Oil Well Cementing Co.v Walker案中认为,涉案专利相对于现有技术的改进在于增加了一个用来将接收机调谐到特定频率的机械式声学共振器,但权利要求中只是将此改进点描述成“用于使接收装置共振的装置”,其未能充分描述相互配合的各部件的结构、模式和操作,而只是记载了其实现的功能,这不符合R.S.§ 4888法案关于权利要求对发明做出“充分、清楚、简明、准确”描述的要求,应当被归于无效。


在此案中,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对于通过功能限定的权利要求撰写方式表达了强烈的不满: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具有各种类型和特征的不同设备能够用来加重回声,被控侵权的设备为实现此功能采用了电滤波器,在科技发展的时代,有很多超越了我们目前信息、甚至超越了我们想象力的其他设备也能够实现该功能。


联邦最高法院还认为,如果专利权人在权利要求中对其发明做出了准确的描述,只要被控侵权物属于以下三种情形之一就不构成侵权:


(1)实现并非基本相同的功能;

(2)在涉案专利的申请日之前不是合适的替代物;

(3)实际上是在涉案专利的申请日之后做出的。这一思想对后来功能性技术特征的等同认定标准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综上,在1952 年以前,对于功能性技术特征的权利要求,美国法院持否定态度,法院认为其概括范围过大而未能清楚、充分地限定发明本身,也妨碍了其他人开发具有相同功能的技术方案的自由,而且,法院不允许专利权人将功能性技术特征解释为只涵盖说明书中描述的实施例及其等同物。


(2)1952-1994 年:法院和USPTO观点分歧


联邦最高法院在Halliburton Oil Well Cementing Co.V Walker 案中的立场遭到了美国专利律师界和产业界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这不能使发明创造获得更为有效的保护。1952 年,美国专利修法时推翻了Halliburton Oil Well Cementing Co.v Walker 案中的观点,在第112 条中增加了第3款(1975 年改为第112 条第6款,现改为(f)款),规定“组合发明的权利要求中的某一技术特征可以写成实现特定功能的装置或者方法,而不记载用于支持该功能的结构、材料或者动作,这样的权利要求应当被解释为涵盖说明书中描述的相应结构、材料或者动作及其等同物”。从此,美国专利法明确允许在权利要求中使用功能性技术特征,但对这样的功能性技术特征也做出了限制性的解释。


尽管有了法律的明确规定,但USPTO认为“等同判断”只适用于专利侵权判断环节,审查员在审查过程中难以对等同范围进行判断,故仍坚持传统的最宽合理解释,根据现有技术是否具有means-plus-function所描述的功能来判断发明的新颖性及创造性,而不管现有技术是否等同于该means-plus-function在说明书中相对应的结构、材料或动作。


在专利侵权程序中,法院均按照第112 条第6款的规定解释功能性技术特征,但对于专利行政诉讼,法官阵营中对于如何适用第112 条第6款的观点不统一,例如,CAFC的Miller法官认为,国会在立法时并未限定第112 条第6款仅适用于专利侵权,所以USPTO在专利审查环节同样应该遵守,而Newman法官持相反意见,她还认为第112 条第6款不得超越第112 条第2款,即,权利要求必须具体指出并清楚地主张所要求保护的发明。


在长达42 年的时间里,法院均按照第112 条第6款的规定将功能性技术特征解释为说明书中描述的实施例及其等同物,而USPTO仍按照传统的最宽合理解释,认为其涵盖能够实现功能的所有方式。


(3) 1994年之后:法院和USPTO走向统一


1994 年的In re Donaldson Co.案,改变了法院和专利局在功能性技术特征解释问题上四十多年的分裂局面。

Donaldson公司向美国专利商标局递交了一项专利申请,其中权利要求 1对一个部件使用了功能性描述“响应于清除装置在腔室中产生的压力增加而使微粒物质向下方移动的装置”。审查员检索到一篇对比文件,虽然对比文件公开的具体结构与Donaldson专利申请说明书中该部件的具体实施方式不同,但是其实现的功能与Donaldson专利申请权利要求中对该部件描述的功能一致,因此审查员驳回了权利要求 1。Donaldson不服美国专利商标局的决定,向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诉委员会申诉。


美国专利商标局申诉委员会认为,权利要求 1中对于该部件采用了功能性技术特征,而其从属权利要求 2和3记载了具体的结构特征,因此,权利要求 1中该部件的功能性技术特征不能解释为具体实施方式中描述的具体结构,故而维持了审查员的决定。


CAFC对Donaldson 案进行全席审理后,否定了美国专利商标局的观点,在1994年2月14日的判决书中指出:

第112 条第6款毫无疑义地表明,对于采用功能性技术特征的权利要求,必须根据相应的结构、材料、动作及其等同物进行解释。……第6款并未明示或者暗示美国专利商标局可以不遵循此规定,而且也无证据表明,国会在立法时将美国专利商标局排除在此款之外。……国会并无意图让美国专利商标局的专利审查和美国法院的专利诉讼在适用112 条第6款时有所不同。


CAFC要求美国专利商标局按照法院的观点执行第112 条第6款。
两个月后,美国专利商标局专门发布Memo给审查员,并加入到专利审查程序手册中。该Memo 陈述了Donaldson一案的影响:


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全席审理了In re Donaldson一案。判决书中认为,在审查过程中,功能性机构或步骤的解释方式应当与至少42 年以来执行的解释方法不同。……过去的做法是,按照“最宽的合理性解释”原则,将功能性机构或步骤解释为包括任何能够实现该功能的装置或者步骤,而不考虑说明书、附图中描述的结构、材料或者动作及其等同物。……现在,美国专利商标局不能忽略说明书和附图中描述的结构,审查员应当将权利要求中的功能性机构或步骤解释为说明书以及附图中的具体结构、材料或者过程及其等同方式。


现行的美国《专利审查程序手册》规定:权利要求中采用功能性机构或步骤来限定技术特征是允许的,应当解释为说明书以及附图公开的实施方式及其等同方式。如果说明书以及附图中限定了功能性描述的含义,审查员应当将功能性机构或步骤解释为具体的含义。如果说明书以及附图中没有限定,则应当判断功能性机构或步骤的范围。


从此,关于功能性特征的解释,在法院和专利商标局达成了统一,在专利审查程序和专利诉讼程序中也达成了统一。


(二)我国的实践演变历史


我国关于功能性技术特征的规定最早见于1993 年版的《审查指南》,其中规定,“对产品权利要求来说,应当尽量避免使用功能或者效果特征来限定发明。只有某一技术特征无法用结构特征来限定,或者技术特征用结构特征限定不如用功能或效果特征来限定更为清楚,而且该功能或者效果能通过说明书中充分规定的实验或者操作直接和肯定地验证时,使用功能或者效果特征来限定发明才是允许的。但是,不得利用功能或者效果特征任意扩大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以免造成权利要求的范围不清楚。”


可见,1 993 年版的《审查指南》对于功能性技术特征采取的是不鼓励、但也没有绝对禁止的态度,而且,明确了“不得利用功能或者效果特征任意扩大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以免造成权利要求的范围不清楚”的立场。


2001 年版《审查指南》将“以免造成权利要求的范围不清楚”改为“以免造成权利要求的范围不合理”,并增加规定:“对于权利要求中的功能性技术特征,应当理解为覆盖了所有能够实现所述功能的实施方式。”自此,《审查指南》明确规定了功能性技术特征的解释规则,即覆盖所有能够实现所述功能的实施方式。


2006 版《审查指南》规定:“通常,对产品权利要求来说,应当尽量避免使用功能或者效果特征来限定发明。只有在某一技术特征无法用结构特征来限定,或者技术特征用结构特征限定不如用功能或效果特征来限定更为恰当,而且该功能或者效果能通过说明书中规定的实验或者操作或者所属技术领域的惯用手段直接和肯定地验证的情况下,使用功能或者效果特征来限定发明才可能是允许的。对于权利要求中所包含的功能性技术特征的技术特征,应当理解为覆盖了所有能够实现所述功能的实施方式。”


2006 版《审查指南》与2001 版《审查指南》关于功能性技术特征的规定基本相同,只是进行了篇章调整,即,从“清楚”部分移至“说明书支持”部分。2010 版《专利审查指南》在该部分的规定上未做改变。


在专利审查实践中,对于功能性技术特征,审查员一般都是按照《审查指南》的规定解释为覆盖所有能够实现所述功能的实施方式。


在司法审判实践中,法院对于功能性技术特征进行了积极的探索,经历了从观点分歧到统一规范的过程。最高人民法院 2009 年司法解释第一次在司法解释的层面上规定了功能性技术特征,其中的第4 条规定,对于权利要求中以功能或者效果表述的技术特征,人民法院应当结合说明书和附图描述的该功能或者效果的具体实施方式及其等同的实施方式,确定该技术特征的内容。


即,人民法院应当将功能性技术特征解释为说明书和附图描述的实现该功能或者效果的具体实施方式及其等同的实施方式,而非“所有能够实现所述功能的实施方式”。




了解专利无效律师服务范围: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wuxiao/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