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权利范围解释:如何解释才算合理

日期: 2015-07-13 10:46作者:admin



 
如何解释才算合理
 



专利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以对权利要求字面所限定的技术方案的保护范围作出合理的解释,即把与权利要求书记载的技术特征等同的特征解释进专利权保护范围,或者依据专利说明书及附图对某些技术特征作出界定。


本条提出了使用专利说明书及附图对权利要求字面所限定的技术方案的保护范围进行解释应秉持“合理解释”原则。权利要求的本质是依法应受到保护的技术方案,是确定专利权的边界的重要依据。由于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关系到专利权人的利益,也关系到公众是否能够自由利用现有技术的权利,因此,对权利要求的合理解释,是专利制度中最具魅力的工作。不但在专利侵权诉讼中需要解释权利要求。


即便在专利申请文件的撰写阶段,所撰写的权利要求,也可以看作是撰写人或发明人借助于说明书及附图对请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做出最初解释的产物。权利要求与说明书及附图之间的关系有一个形象的说法,即说明书及附图相当于一张全息照片,而权利要求则相当于一幅肖像速写。就是说,说明书及附图所体现的信息量大而全,权利要求的撰写需要具有一定的抽象概括性,权利要求书源自于说明书及附图的内容,但又不是说明书及附图的简单复制。


权利要求采用文字来描述限定保护范围,由于文字本身所具有的多义性或不准确性,使得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不能像有形物的边界那样一目了然,因此,借助说明书及附图来解释权利要求,也是符合上述说明书及附图与权利要求关系的基本原理的。


最高人民法院曾经对此专门发表过如下意见:


权利要求 由语言文字表达形成,通过记载解决技术问题的必要技术特征的方式来描述和反映发明的技术方案,清楚、简要地表述请求保护的范围。任何语言只有置于特定语境中才能得到理解。同时,基于语言表达的局限性和文字篇幅的限制,权利要求不可能对发明所涉及的全部问题表述无遗,需要通过说明书对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的技术领域、背景技术、发明内容、附图及具体实施方式等加以说明。


为此,专利法明确规定了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之间的关系,要求说明书应该充分公开发明的技术方案,使得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实现;权利要求书应当以说明书为依据,清楚、简要地限定要求专利保护的范围。在专利法的上述法定要求下,说明书记载的上述内容对于理解权利要求含义更是不可或缺,两者具有法律意义上的密切关联性。说明书的上述内容构成权利要求所处的语境或者上下文,只有结合说明书的记载,才能正确理解权利要求的含义。


在这一意义上,说明书乃权利要求之母,不参考说明书及其附图,仅仅通过阅读权利要求书即可正确理解权利要求及其用语的含义,在通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的。权利要求的解释就是理解和确定权利要求含义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必须结合说明书及其附图才能正确解释权利要求。


在对权利要求进行解释时采取“合理解释原则”,其基本出发点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目的是试图找出权利要求应当受到保护的客观、合理的范围。在解释时,既不能拘泥于字面,做机械式的僵硬解释,也不能毫无原则地扩大化解释。应根据说明书及附图所公开的内容,全面理解发明创造的本质,在此基础上,站在所属领域的一般技术人员的角度上,对权利要求中的技术特征给予合理的解释。当然,对于明显属于放弃的内容或者明显属于现有技术的内容,也不能解释进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之内。


最高人民法院在2001 年司法解释第17 条中规定:“专利法第56 条第1款所称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是指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应当以权利要求书中明确记载的必要技术特征所确定的范围为准,也包括与该必要技术特征相等同的特征所确定的范围。”


本条规定的后半句也表明,在对技术特征进行解释时,不但要考虑技术特征的字面含义,还应考虑“与权利要求书记载的技术特征等同的特征”,这也是“合理解释”的应有之义。在专利侵权诉讼中,在考虑“与权利要求书记载的技术特征等同的特征”时,需要结合具体案情的实际情况,判断被控侵权物中的某一特征是否属于“与权利要求书记载的技术特征等同的特征”。


在中誉电子(上海)有限公司与上海九鹰电子科技公司侵犯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案中,其权利要求 3为“如权利要求 2所述的舵机,其特征在于,在所述舵机驱动电路板上,印制有一条形的碳膜和银膜,所述支架通过其上的固定孔固定到所述舵机驱动电路板上,且所述滑块底面上的电刷与该碳膜和银膜相接触。”而被控侵权物中,相应的技术特征g为“在所述含有舵机驱动电路的电路板上,印制有一条形的碳膜和镀金铜条,且所述滑块底面上的电刷与该碳膜和镀金铜条相接触。


”问题在于:权利要求 3中的“银膜”与被控侵权物中的“镀金铜条”是否属于等同的特征,这需要以合理的解释作为基础。尽管涉案权利要求 3在字面使用了“银膜”,但根据“镀金铜条”在被控侵权物中所起到的功能、作用和效果,可以认定两者属于等同特征。如果严格地将权利要求的解释限定为字面含义,就会将这类等同的特征排除在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之外。


当然,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 3中使用了“碳膜”、“银膜”这样的下位概念,从专利撰写的基本技巧看,这样的写法属于“照相”,即完全复制了说明书中的具体特征。而没有进行适当的概括;如果撰写人写成“导电膜”或者“导电条”,并在说明书中,给出几种“导电膜”或者“导电条”的具体手段,则被控侵权物的“镀金铜条”与“导电条”构成相同特征,就不用“劳驾”等同原则了。


对于本条中所说的“依据专利说明书及附图对某些技术特征作出界定”,最高人民法院在新绿环公司等与台山公司专利侵权案中认为,仅从涉案专利权利要求 1对“竹、木、植物纤维”三者关系的文字表述看,很难判断三者是“和”还是“或”的关系。


根据涉案专利说明书实施例的记载:“镁质胶凝植物纤维层是由氯化镁、氧化镁和竹纤维或木糠或植物纤维制成的混合物。”由 此可见,“竹、木、植物纤维”的含义应当包括选择关系,即三者具备其中之一即可。


因此,最高人民法院“依据专利说明书及附图”,对“竹、木、植物纤维”的含义作出合理的界定。当然,如果从该专利要解决的技术问题人手,采用选择“竹、木、植物纤维”中的其中一种材料,即可完成发明目的,也可以为上述最高人民法院的认定做出验证。


总之,“合理解释原则”的目的是为了探求给专利权以合适的保护范围,因此,“合理解释”的结果,既包含将等同特征纳入保护范围,也包括对权利要求中的某些技术特征作出合理的界定。





了解专利无效律师服务范围: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wuxiao/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