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保护范围确定:整体(全部技术特征)原则

日期: 2015-07-11 14:23作者:admin





整体(全部技术特征)原则


将权利要求中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所表达的技术内容作为一个整体技术方案对待,记载在前序部分的技术特征和记载在特征部分的技术特征,对于限定保护范围具有相同作用。


本条所称的整体原则,又称全部技术特征原则,英文称“all element rule”或者“all limitation rule”


所谓整体原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其一是“全部技术特征”与“整体技术方案”的关系,即内部的技术特征与外部的所呈现的保护范围之间的关系;其二是在内部的技术特征之间,记载在前序部分的技术特征和记载在特征部分的技术特征,对于保护范围的限定作用问题。


在第一个方面中,涉及权利要求的本质属性是什么?权利要求的本质是一种技术方案,只不过是依法得到专利审查机关的批准而受到专利法保护的技术方案,通俗地讲。权利要求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技术方案。


这意味着,并不是任何技术方案都能得到专利法的保护,要想受到保护,就必须将发明创造以技术方案的形式申请专利,否则,难以受到法律保护。权利要求既然是一种技术方案,其组成要素( element)只能是技术特征,全部的技术特征作为一个整体(as a whole),构成技术方案。


因此,本指南的第5 条中,还特别给出了技术特征的定义,即“技术特征是指在权利要求所限定的技术方案中,能够相对独立地执行一定的技术功能、并能产生相对独立的技术效果的最小技术单元或者单元组合”,由全部技术特征构成的技术方案,应在总体上实现发明的目标,产生高于现有技术的整体技术效果。


在全部技术特征中,每一个技术特征所扮演的角色不同,所起到的技术效果不同,是否有必要将全部技术特征分为“必要的”和“不必要的”两类特征?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曾经出现过许多争论。


在仁达建材厂诉新益公司专利侵权纠纷案中,权利要求 1中有“至少二层布”的技术特征,对此,二审法院认为,“虽然被控侵权产品与专利权利要求书载明的必要技术特征存在玻璃纤维布层数的差别,但这种差别与化合物和组合物等数值范围的限定不同,它只是数量的替换,并没有引起产品本质的变化。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回应道:“由于本案专利权利要求书在叙述玻璃纤维布层数时,明确使用了‘至少二层以上’这种界限非常清楚的限定词,说明书亦明确记载玻璃纤维布筒的套叠层‘可以少到仅两层,,故在解释权利要求时,不应突破这一明确的限定条件。应当认为,本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通过阅读权利要求书和说明书,无法联想到仅含有一层玻璃纤维布或者不含玻璃纤维布仍然可以实现发明目的,故仅含有一层玻璃纤维布或者不含有玻璃纤维布的结构应被排除在专利权保护范围之外。


否则,就等于从独立权利要求中删去了‘至少二层以上’,导致专利权保护范围不合理的扩大,有损社会公众的利益。”因此,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表示:应当认为,凡是专利权人写入独立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都是必要技术特征,都不应当被忽略,而均应纳入技术特征对比之列。本院不赞成轻率地借鉴适用所谓的“多余指定原则”。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一表态,可以为如何看待权利要求中的技术特征是否“必要”画上了句号,也终结了司法实践中对“多余指定原则”的适用与依赖。


在第二个方面中,涉及如何看待写在前序部分和特征部分的技术特征的作用。本条规定:“记载在前序部分的技术特征和记载在特征部分的技术特征,对于限定保护范围具有相同作用。”需要指出的是,所谓“对于限定保护范围具有相同作用”,是指无论是写在前序部分中的特征,还是写在特征部分的技术特征,两者之和作为“全部的技术特征”,一起对保护范围起到限定作用,而不是说者的作用等量齐观。


在整体技术方案中,每一个特征的作用大小可以不同,但对于实现发明的目标来说,每一个特征都是必不可少的,都要予以考虑,“只有对权利要求书所记载的全部技术特征给予全面、充分的尊重,社会公众才不会因权利要求内容不可预见的变动而无所适从,从而保障法律权利的确定性,从根本上保证专利制度的正常运作和价值实现。”


本条的规定对专利撰写方式也有十分重要的影响。


专利法实施细则第21 条第1款规定:


“发明或者实用新型的独立权利要求应当包括前序部分和特征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撰写:

(一)前序部分:写明要求保护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技术方案的主题名称和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主题与最接近的现有技术共有的必要技术特征;
(二)特征部分:使用‘其特征是……’或者类似的用语,写明发明或者实用新型区别于最接近的现有技术的技术特征。这些特征和前序部分写明的特征合在一起,限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要求保护的范围。”


上述撰写方式,也叫做“两部分撰写法”,英文叫做“Jepson”写法,如今被欧洲专利公约和PCT 条约所推崇,即前序部分和特征部分,这两部分之间用“其特征是”或者“其特征在于”区分开。这样的撰写方式,便于专利审查阶段展开实质审查,容易看清发明人自己认为的发明点是什么。


但对于专利侵权诉讼而言,不必刻意区分这些特征出自哪一部分。如前所述,写人权利要求中的全部技术特征,都要予以同样的重视,每个技术特征,都对整体技术方案的保护范围起到了限定作用。因此,在专利侵权判定中,要从被控侵权产品或方法中“读出”权利要求中的全部技术特征(包括等同特征),才能认定落人专利保护范围。


在专利侵权诉讼中,涉案权利要求的撰写不总是按照上述“两部分”方式撰写的,例如来自美国的专利文件中,其权利要求也具有三个部分:前序、连接词,及主体部分(a preamble,a transition,and a body)。


但美国所说的前序与上述细则第21 条的前序部分不完全是一回事,美国式权利要求的前序部分是一个完整的短语,如一种用于陆地上的通讯系统,并不要求是属于现有技术的共同特征。连接词部分通常为“包括”、“包含”或“由……组成”;而权利要求的重点是主体部分,其“包括发明创造的全部特征,并且应该具体记载各个特征之间的关系或彼此间的互动。


”由此可见,美国式的权利要求写法与我国专利法实施细则第21条规定的写法区别很大。


我国的写法中,前序部分既包含美国式写法的“前序”,还可能包括其他的属于与现有技术共有的技术特征。对于美国式的前序,对应于中国式写法中前序部分的一部分内容,即“要求保护的发明或者实用新型技术方案的主题名称”。即,我国将主题名称仅作为前序中的一部分,而美国则是前序部分的全部。对于权利要求中的主题名称中出现的“限定使用环境”的用语。如何考虑其对权利要求保护范围的限定作用,本指南第22-23 条做出了相应规定。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 

了解专利侵权证据调查范围:http://www.0755lvs.cn/zhishichanquandiaochaweiquan/zhuan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