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保护范围解释原则之专利折衷原则

日期: 2015-07-11 14:24作者:admin




 
专利折衷原则
 


解释权利要求时,应当以权利要求记载的技术内容为准,根据说明书及附图、现有技术、专利对现有技术所做的贡献等因素合理确定专利权保护范围;既不能将专利权保护范围拘泥于权利要求书的字面含义,也不能将专利权保护范围扩展到所属技术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在专利申请日前通过阅读说明书及附图后需要经过创造性劳动才能联想到的内容。


我国专利法第59 条第1款规定:“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其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这体现了权利要求与说明书(附图)的骨肉相连关系,即不能单纯或过分强调某一方面。这种解释权利要求的态度,业内称之为“折衷解释原则”。


首先必须说明的是,为什么权利要求需要解释?权利要求是用文字写成的,故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不是像有体物那样可以一目了然地直观地感受到。因此,对权利要求的解释也就在所难免。


由于文字本身具有局限性,一个技术方案用文字描述后,总会或多或少地出现“失真”,再加上各种各样的语言文字历史悠久,各国各地的历史发展历程不同,文化传统不同,语言文字表达习惯千差万别,对于同一个技术方案,会出现表达、理解上的因人而异、因地而异,甚至对同一篇文章,作者自己在不同的时间段都会有不同的认识。相对于“有体物”范围的“实”,权利要求的范围可谓是“虚”。


这个“虚”的特点,有两点值得注意的地方:首先,权利要求所界定的保护范围必须通过解释才能确定;其次,解释具有不确定性,不同的解释主体,在不同的时间段内,或者面对不同的当事人,解释的结果也不尽相同。但无论如何,权利人所主张的每一项权利要求,都需要通过“解释”,来确定其保护范围。在专利审查过程中,审查员在解释权利要求之后,才发出审查意见通知书,而申请人也要对权利要求进行解释,然后作出回应,或修改权利要求,或坚持己见。但“解释”仅仅是手段,是过程,而探求“保护范围”才是目的。


为了正确理解权利要求解释的立法本意,我们不妨从我国专利法第59 条的“渊源”——欧洲专利公约第69 条的规定说起:


“第69 条  欧洲专利的保护范围


(1)欧洲专利的保护范围应当 由权利要求确定。但是,说明书和附图应当用于解释权利要求。(2)……”


可以看到,该69 条也是由两部分组成,中间用“但是”区分开,表明“由权利要求确定”与说明书及附图“应当用于”解释权利要求共同服务于一个目的,都是确定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这是一种内在的平衡与制约,不可偏废一方。其中的“应当用于解释……”,表明“解释”是十分必要的,并非可用可不用的问题。这与我国的“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说法相比,更直接、明确地体现了其立法目的。


为了证明上述理解是正确的,我们再看看欧洲立法者的解释:


“公约第69 条一方面不得解释为,专利的保护范围严格依照权利要求的字面意思确定,说明书和附图只是用于解决权利要求的歧义;另一方面,也不得解释为,权利要求只是专利保护范围确定的参考,而实际的保护范围延伸到专利权人依照本领域技术人员对说明书和附图的理解而预见到内容。相反,公约第 69 条,应理解为处于上述两个极端之间,既公平地保护专利权人,也确保第三方可以享受合理的法律确定性。”


欧洲的上述规定提出了权利要求解释中的重要问题,即解释权利要求应谨防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不能将权利要求严格定义在字面上,说明书或附图只能在权利要求出现含糊时才能解释(“only for the purpose of resolving an ambiguity ……”);另一个极端是:权利要求只是作为一个大概的指引,其保护范围可以扩大到本领域技术人员在考虑说明书和附图后,专利权人所期待的范围。


上述两个极端中,前—个称为“周边限定原则”,后一个称为“中心限定原则”。


法理上,本条对确定专利权保护范围的规定采取了“折衷限定原则”的立场,与其相对应的是两种具有代表性的学说:“中心限定原则(Central claiming principle)”和“周边限定原则(Peripheral claiming principle)”。


按照中心限定原则的解释方式,专利制度所保护的是某一发明创造或技术构思,权利要求书仅仅是该发明创造的创新点的体现或实施例,无需对其进行抽象概括。法官在判断专利侵权指控是否成立时,可以通过说明书及附图的内容认定、理解其发明构思,并不应拘泥于权利要求的文字,可以把发明构思周围的一些技术要素纳入受保护的范围。只要被控侵权的产品或方法具有同样的技术构思,就可以扩大权利要求的范围,使之涵盖不同于权利要求文字上的内容。这种解释方式虽然有利于保护专利权人,但忽略了权利要求书的公示( public notice)作用,使得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缺少法律确定性。


按照周边限定原则的解释方式,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完全由权利要求所记载的文字内容来确定,只有当被控侵权方案完全在文字意义上再现了权利要求所记载的每一个技术特征时,才被认为是落人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只要存在任何一丁点不同,侵权指控即不成立。采用这种解释方式,对权利要求的撰写质量要求甚高,权利要求真正成为了专利侵权诉讼中的“主角”,法院在确定专利权保护范围时,必须严格遵循权利要求的文字内容。


上述两种学说所代表的确定专利权保护的模式被认为是两种极端方式,但其优劣之处恰好互补,因此折衷解释原则就应运而生,并试图能扬长避短。本条规定中的“既不能将专利权保护范围拘泥于权利要求书的字面含义”,体现出本指南的起草者对“周边限定原则”所保持的警惕与冷静,而“也不能将专利权保护范围扩展到所属技术领域的普通技术人员在专利申请日前通过阅读说明书及附图后需要经过创造性劳动才能联想到的内容”,则表现出对另一种极端持反对态度。


从专利制度的发展历程看,也证明了说明书和附图的解释作用是至关重要的。美国第一部专利法诞生于1790 年,在1790-1870 年的80 年间,并不强制要求专利申请文件中写出权利要求。那时候,专利权保护范围是依据说明书和附图的内容来判定富人;后来在实践中发现,这样做既不方便诉讼审理,也不方便公众准确预判专利保护范围,甚至申请人自己也担心仅仅通过说明书确定保护范围会引发出“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多种观点。


因此,至少是从1836 年开始,申请人为了防止对保护范围解释的“奠衷一是”,自发地创造出“权利要求”这种文体,英文即“claims”。当时是先有说明书和附图,后有权利要求,现在的美国专利文献的编排顺序,权利要求书就附在说明书之后,并认为是说明书中的一部分。因此在美国,权利要求并不是独立于说明书存在的,仅仅是申请:人自己在公开说明书的内容之后,主动请求保护的内容,故这些内容“天然”地得到说明书和附图的支持,如果没有说明书和附图的解释作用,则权利要求就成了“无源之水”和“无本之木”。


对权利要求的范围态度采取折衷解释原则,这一点已经成为我国立法者和专利界的共识,即介于两极之间寻找合适的平衡点(defining a position between these extremes)。这样一来,如果不对权利要求进行解释,怎么可能寻找到这个两极之问的平衡点呢?


因此,即使表面上看权利要求的用语是清楚的,也还是需要从说明书出发,系统地、全面地理解发明的技术方案。这个过程,就是结合权利要求所请求保护的方案,进行系统解释的过程。需要指出的是:人们所称的“清楚”,恰恰是通过解释得到的结果,而不应仅仅是简单地观察权利要求的“外表”就给出的“断言”。


因此,解释权利要求的过程,其实就是理解发明实质的过程,只有通过全面阅读说明书和附图,才能准确理解发明技术方案。在此基础上,才能根据专利法“以公开换保护”的基本原理,判断权利要求的遣词用句是否从整体上反映出发明的实质,权利要求所概括的保护范围是否恰当合适,才能防止上述的两种极端。



了解专利律师服务范围  :http://www.0755lvs.cn/zhuanlizhishi/ 

了解专利侵权证据调查范围:http://www.0755lvs.cn/zhishichanquandiaochaweiquan/zhuanli/